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凤掩红妆

更新时间:2021-04-06 12:50:50

凤掩红妆 连载中

凤掩红妆

来源:落初 作者:卿子衿 分类:言情 主角:苏敛丽妃 人气:

完结小说《凤掩红妆》是卿子衿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敛丽妃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欢迎大家加入凤掩红妆读者交流群,群号码:417400208 她本是天之娇女,却还是抵不过命运的纠缠。一纸婚书,远嫁她国,只为逃离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。  他是紫耀国的太子被称之为罗刹,他不知道对面前女子的好奇究竟会牵扯出怎样一段情。陌上有公子,翩翩少年郎,一向寡淡如水的人怎会如此放心不下这个女人。家国情仇,乱世之中,究竟情归何处。  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树影摇曳,初Chun的晚风依然带着寒冷的气息,寂静的庭院里,阴霾的天空里没有星月的光辉。一种心情,苦苦涩涩,萦绕心间挥之不去,思绪随灰暗的云漂浮,找不到靠岸,茫茫然无所获。

此时萧澈焦急的湄儿抱进屋内,请了最好的女医医治与她。没过多时,从宫内请来的太医来了,袭月也随着女医一同前来。看着躺在床上的公主,不禁急得眼泪直留。

女医用剪刀剪开了湄儿的衣衫,看着她后背被鞭打的触目惊心伤痕不禁吓了一跳。再看着她那被官兵砍伤的伤口,那伤口虽然不足以致命,到却导致了她的新伤旧疾一同发作情况不容乐观。

萧澈焦急的在门口等待着女医诊治的结果,在屋里来回的转来转去。女医刚刚出来,他一步冲了上去焦急的问道:

“太子妃如何了?”

那女医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公主殿下的身体现以并无大碍。”

萧澈闻言刚刚松了一口气,只听她接着说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公主殿下得伤口触使了她的旧疾。现在新伤旧疾一同发作,情况不容乐观。就看公主殿下能不能熬过今晚了,如果明日醒来,那便无碍了!”

萧澈闻言当即大发雷霆:“什么!旧疾?她堂堂的一国公主能有什么旧疾!”

“回太子殿下,公主殿下的身上算是鞭打的伤痕。显然是常年累月才行成的,所以今日被侍卫砍伤才会迫使情况加重。”

“好了!”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!

萧澈慢慢的走进屋内,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可人儿,她是公主怎会常年首到鞭打!他还是不愿意相信。

此时袭月拿着女医给她的金疮药走了进来,看着萧澈正在凰湄儿的床边,对萧澈行了大礼说道:“太子殿下可否出去一下,我要给公主殿下上药,只怕您在着怕是不方便!”

萧澈没有回应袭月的话语,而是拿过袭月手中的金疮药,准备亲自为凰湄儿上药。

萧澈轻轻的扶起湄儿的身子,轻轻的把她的衣衫褪去。瞬间被眼前的伤口惊呆了。那满目疮痍的伤痕,显然是长年被别人鞭打的。他那起金疮药慢慢的在她后被之上洒药,不敢用力,生怕自己会弄疼她。

萧澈为湄儿上完了药,缓缓的为她穿上衣衫。径直走出了房门,不敢再去看她。

萧澈走到了房门口举头望天,内心思虑良久,对着身后喊道:

“血影卫何在?”

只见空中出现一人,跳在了萧澈的面前。

“属下在!”

萧澈一步步逼近那黑衣人,那眼神中充满了杀气,没有了温柔的气息。取而代之的则是寒气逼人的戾气。

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,竟然将公主殿下陷入危险的境地!”

那黑衣人被萧澈的戾气吓的目光闪躲,不敢在直视他的眼睛。

“血影卫的职责是保护太子殿下的安危,不是保护无关紧要之人的。”

“什么!无关紧要!她是我的人,以后如若你们血影卫再让她身临险境,休怪我无情。”

“是!属下愿听太子殿下吩咐!”

“好了!你下去吧!”

萧澈看着那血影卫远去的背影,长叹了一口气。他悔恨自己的大意,在那雪花飘舞的季节与她初遇,一袭红衣,她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骄傲。

如果自己没有求娶与她,也许她会带着美好的记忆已经化作那展翅的鸾凤。而现如今在这一个初Chun的夜晚,他依然驻足与她身旁,囚禁住了她的自由。

而他又该怎么排遣自己的惆怅呢?他不知该如何走出写困境。他突然想到,她要守护在她的身旁,也许她今夜不会醒来,也许明日不能再有那分心情,可他愿意再去品味,他要让她在自己的心中绽放最特别的风采!

凰湄儿此时在恍惚之间好似做了一个漫长的梦,梦中一个仿似仙人的男子在抚琴,而在他的身边一个有着倾国之貌的女子在花丛舞蹈。两人眉目传情,果真是真是一对璧人。

突然画面一转,来到了一间石室,刚才还柔情蜜意的恋人,此刻却变成了仇人。

那女子紧紧的抓着他的手,要眼神中饱含着泪珠,用着极其温柔的声音说道。

“师兄,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么做!为什么要杀了师傅,不惜与恶魔为伍。”

男子甩开她的手,掐住她的脖子说道:“我做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,为了让你幸福,我不惜与天下人为敌。”

“师兄!放手吧!你的执念太深了。”

“不!我是不会放手的。”

那女子见劝说无效,拿起地上的长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之上,眼泪顺着眼眶滑落下来。

“师兄!既然今日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,那我走了,或许你就会迷途知返。师兄永别了!”话音未落,那女子就永远的闭上的眼睛。

萧澈看着湄儿迟迟没有醒来的迹象,心中焦急万分,他从没有这么渴望过一个人。自从三年前以后他完全变了,不在似原来一般的爱说笑,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冰冷嗜血。

凰湄儿被刚才的梦境,恍然惊醒,嘴边还说着梦呓的话语,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额头滑落下来。

“水……水……水……”

萧澈被耳边的微弱的梦呓之声惊醒,他听到她的声音欣喜若狂,赶忙跑到桌边,为她倒了一杯白水,端了过来。轻轻的倒入她的嘴边。湄儿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面前有着些许憔悴的面容,想来面前的男人定然是守候在自己身边一夜。不禁心中有些些许的感动,可是她还是不肯敞开自己的心房。

月暮色,独舞晚风;陌上红尘,凋零花瓣,随风而碎,指尖染殇,渲红墨笔。红颜如梦,花堪折,黯然一世风华。浮生若梦,烟花易冷,梦呓易坠,几时共舞。浮生未醉,挥斩一世情殇,三生弱水畔,凝眸遥望,轮回边缘。笑问谁是摆渡人,醉语何年缘再续,叹息红尘情何物。

求推荐,求收藏,求评论。你们的支持就是卿卿写文的动力!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