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逆天魔妃:至尊丹药师

更新时间:2021-04-06 12:54:11

逆天魔妃:至尊丹药师 连载中

逆天魔妃:至尊丹药师

来源:落初 作者:花螺 分类:言情 主角:杜云冷笑 人气:

《逆天魔妃:至尊丹药师》为花螺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她,君尘衣,一代女皇,万人追杀下怡然不惧,然而弟弟的死触怒了她平静的心湖,“今日即便拼尽性命也要拉着你们为我弟弟陪葬。”转世重生,她发誓今生定要迈上武者巅峰,不再让前世的悲剧发生。天下苍生,唯我独尊,即便是天要灭我,我也要逆了这天。丹药很稀罕吗?她当糖吃。神器古老世家都只有一件?不好意思,她不止一件。只是,说好的她单纯可爱的某男呢?君尘衣不善的瞪着眼前俊美如天神般的某男,咬牙切齿,“隐千歌,你居然一直在我面前装傻?”隐千歌邪魅一笑,风华万千,“我若是不装,怎能把你骗到手?”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话落,两道身影从君尘衣的眼前消失,快的君尘衣就连衣角都没有抓住。

巷子口,沈琉璃停下了脚步,“嗤!”

一口鲜血喷出,瘫倒在了地上。

一旁君随风始终微笑着,但眼底的心疼不言而喻。

“对不起,旋儿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,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,只要有峰哥在,哪里我都不怕。”

微风拂过两人的脸庞,紧闭的双眸,安详的面容,在这小小的巷子里留下了浓重的色彩。

——

茅草屋内,君尘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眉头蹙起,小脸上露出一抹凝重。

沈琉璃与君随风就这样走了,以他们的身体根本无法生存,而且,他们那般快速的离去,以他们现在的境况,根本无法支撑,无法支撑的后果,那就是重伤!还有可能是死亡!

“或许他们并不是君家人,而且他们嘴中所提到的人也不在天耀城。”

但有一点让她疑惑万分,他们的面貌分明就是君家老家主的大儿子与大儿媳,这一点又与她的想法相互矛盾。

思虑了半晌,君尘衣直起身,眼底微闪,低喝道:“难道是易容术?”

也只有这样,才与她的想法不冲突。

眼见也想不出什么,君尘衣轻声道:“算了,顺其自然吧,是与不是以后自然会慢慢浮出水面,如今我所需要做的便是努力修炼,让自己更加强大。”

月色笼罩,西厢房内旖旎一片。

“听说姐姐回来了。”少女低垂的眼底露出恶毒之色,但又很快掩去,妩媚的抬眸看着男子俊美的脸庞,手指在男子的胸前画着圈圈。

“小妖精。”男子一把扯住少女的手指,将她拉进了怀里,声音略带不悦,“这时候提她太扫兴了,即便她回来了又如何,父皇圣旨已下,谁也无法改变,如今你才是皇家钦定的太子妃。”

“可是,毕竟是爷爷与皇上定下的婚姻,若是爷爷出关了定然会不高兴,到时候。。”君施颜担忧的说着,只是眼中泛着恨意,明明她才是君家的天才,为何爷爷独独只对君尘衣那个废物好,对她却不管不问。

冷哼了一声,隐天离不屑道:“四大家族从古至今相互制衡,即便你爷爷出来了,也不敢对皇族如何,他若是动手,只会让其他家族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而且,现在的皇族也不是四大家族随意能够动弹的,这句话他并没有对君施颜说,毕竟君施颜现在还是君家人。

“唉,她。。”君施颜哀叹了一声,但垂下的眼眸暴露了她的心思,修长的睫毛下闪着得意的神色,快速收回眸色,楚楚可怜的望向隐天离,“她毕竟是我姐姐啊,我们这样做,真的好吗?会不会伤害了姐姐,若是姐姐因此而嫉恨我,该怎么办?”

君施颜一脸为君尘衣担心的样子,她知道,男人就喜欢听话乖巧的女人,在隐天离面前,她很好的诠释了这个角色。

隐天离皱眉,俊美的容颜充满了不喜以及厌恶,冰冷道:“即便没有她突然消失这事,我也不会娶她,解除婚约是迟早的事,像她这样的废物怎能配得上我,你放心,一切都交给我,你安心的等着成为太子妃的那天。”

就在君尘衣消失的这段时间,皇族单方面的解除了君尘衣与太子的婚约,君家老家主不在,自然没有人会阻止,在众人的心目中,隐天离和君施颜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醉月楼,君尘衣的目光落在窗下,望着街中的车水马龙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这时,一阵嘈杂的声音隐约传来,“你们听说了吗?皇帝下旨解除了太子与君废物的婚约,将君施颜赐给太子了,据说当初这婚约可是君家老家主所定。”

说到君家老家主时,说话之人略微哆嗦了下,虎躯一抖,贼眉鼠眼的瞧了眼周边,再次小声道:“君家老家主大家都知道的,他可是个狠人,君家胆子可真大啊,趁着老家主闭关,同意了退婚。”

“切,老刘,你消息也太落后了吧,这都是好些天前的事了,全天耀城的人都知道了,你还拿出来炫耀,而且君家老家主都不知道消失多少年了,说不定在闭关途中已经死了,君家现在怕个屁。”男子鄙夷道。

“是吗?”老刘挠了挠脑袋,嘿嘿笑道:“你也知道,我喜好喝酒,最近这不酒喝多了,今日才醒来嘛,那其他人现在都在谈论什么?”被称之为老刘的汉子扫着其他桌兴致勃勃谈论着的众人。

“据说,君尘衣回来了。”男子嘿嘿笑道:“这下皇城又有好戏看了。”

“是吗?哈哈哈哈哈,那君废物可是及其爱慕太子的,她要是知道与太子解除了婚约,指不定要如何寻死寻活呢,虽然只是个废物,君家也不关心,但这种事毕竟会败坏君家的名声。”

君尘衣收回了目光,手指摇晃着手中的酒杯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很好。”

君家人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,退婚一事,天耀城无人不知,而只有她一人还被蒙在鼓里。

现在的君尘衣可不是以往那个懦弱的人儿,她对隐天离自然没有兴趣,但夺命女皇的名头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挑衅的,她必要让这些人知道得罪她的后果。

还有君施颜那个装比的女人,她所做的事,君尘衣会从她身上一一讨回来,让她百倍偿还。

茅草屋中,君尘衣紧闭双眼,盘膝而坐,暗暗感受着体内的精元涌动。

良久,双眸睁开,目光落在那枚古朴的戒指上,心神落进戒指内,倏的,前方一道壁障挡住了她的探索,“咦。”

她惊讶的大叫了起来,放开精神力,试着捅破那抹壁障,她感觉到,那壁障后面定然有着让人心动的东西。

轰!

精神力跃过壁障,瞬间破裂,银白色光芒闪过,一本厚厚的秘籍落在她的手中,很快,戒指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