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穿越之幕后推手

更新时间:2021-04-06 12:55:03

穿越之幕后推手 连载中

穿越之幕后推手

来源:落初 作者:胖脸岁月 分类:言情 主角:杨静连 人气:

新书《穿越之幕后推手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胖脸岁月,主角杨静连,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性格倔强的女主意外死亡,穿越到女尊世界,从鬼到人,经历了战争经历了亲情失痛。遇到很多人和事,无奈之下收了几个徒弟,意外推动了这个世界的发展,意外地造就了这个世界的几个强人。  一代军师周定睿说:师父是我最后的靠山。  常胜将军黎行煜说:师父说,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  最开明进取的女皇李明淳说:我惭愧,师父的构想,我还有许多没有实现。  何念恩说:我女儿还小,暂时不打算成亲,各位请回吧。  此文为YY小说,以娱乐为主,不要深究~  胖脸的文无论如何不会成坑,请大家放心跳~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再让杨静死一遍,杨静也不会想到,所谓的高家庄竟然是一个山寨的名字。而高员外正是高家庄的大当家,而且,还是个男人,一个在女尊世界里活得恣意,英姿飒爽的男人。

何念恩赶着马车来到高家庄的寨门边上,就被几个拿着樱枪的女人拦住。好说歹说,差点闹起来,都不放人,直到杨青野从昏迷中非常合时宜地醒过来,只轻轻说了一句:“是我。让他进去。”拿着樱枪的女人都做出又惊又喜的表情,立刻恭敬地把马车放了进去。

然后杨静就见到了那个男人。个子很高,此时正坐在正厅的椅子上。面上总含着笑,只是这笑也总带着些不屑。看见下面的人把孱弱的杨青野背上来,何念恩小步跟在后面,也不动声色,依旧是这微笑的表情。

说实话,以这个世界的审美标准来看,这个高员外并不比何念恩漂亮。单论外貌来说,他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粗鄙的,眉毛太浓,脸部线条太硬,眼神太不恭顺,都是问题。但是,人并只有外貌这一件事,总是有别的方面会影响他人对自己的观感。而这个高员外正是如此。他的姿态很端,看人的表情很淡,下巴却抬得很高,那种骄傲的孤独的感觉,一下就让他与何念恩这样的平头百姓区别开来。他是引人注目的,引人暇思的,于是,何念恩的存在感一下就降到尘埃里去了。连何念恩自己都在看了第一眼之后,再看一眼蓦然精神起来的杨青野,自卑地哀伤地低下了头。

杨静想的不是这些情情爱爱的小事。她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传说中的高员外,总觉得很神秘。高家庄就在京郊,出了京城不到五里地的五里山上,山下就是官道。如果不是他很有背景,天子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?可他现在不但平平安安,而且从山寨的规模与严谨度来看,甚至不输兵营呢。实在不寻常。

而且,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跟伤匪杨青野交情不浅,让人不得不猜疑,那场小规模的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青野,既然还活着,就先下去好好休息吧。”高员外看了特别精神的杨青野一眼,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么一句,听起来,杨青野好象是他的属下似的。

杨青野明显愣了一下,猛地站了起来,吓得何念恩赶紧上前要去扶,却被杨青野嫌弃地挥开。杨青野从怀里拿出那个珍藏很久的布包,道:“员外,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回来了。”

高员外微一挑眉,从杨青野手中接过。杨静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,可这个高员外好象故意要钓她的胃口似的,闲闲地摆在一边,并没有打开,而是接着道:“很好。青野,谢谢你。你现在的样子……还是去休息吧。”

杨青野有些失望,终还是一拱手,由何念恩牵着下了堂。杨静没有跟着走,而是走到这个高员外身边,等他打开布包。这个布包,杨静不是没想过象看那些书一样,把头凑进去看。可是,这个布包好象有一种力量,一直排斥着杨静的接近,只要一靠近,杨静就感觉头一阵刺痛,好象被什么东西电到一样。这样的效果让杨静的好奇心更加重了。

把人都挥退。高员外远比杨静想的激动。他拿起那个布包,手指因握得太紧而发白,半天才站起来,一步一步非常缓慢地离开大厅。杨静一直跟在他后面,可以看到他走路时的不正常,他在颤抖,一直在微微颤抖。走了很久,高员外到了自己房间,迅速地插上门,把布包放在桌上。

高员外对着布包合什片刻,口中喃喃什么杨静听不清楚。只是对他如此做为,颇有不解。只见他,颤抖着手,慢慢地解开布包,激动地看着里面的物什。

杨静其实很失望。以为是什么东西,不过是一尊铜质的观音像。说起来,稍微有点特别的,反而是那个包着观音像的布,上面画满了佛教的“卐”字印,看起来倒颇有些庄严之相。杨静试了下,自己不能接近布包的原因确实是这块“卐”字印布,那尊观音像倒没什么法力。

高员外没理“卐”字印布,而是把全部注意力放在那尊铜质观音像上。他拿出一枚针,从观音的发髻中间轻轻扎下去,就听到“咔哒”一声响,观音像竟然从底部破开来,露出空洞的中间。而中空的地方放着一个小小的布卷。高员外似是早知道此事,虽然面露喜色,却并不惊讶。而是把布卷小心翼翼地拿出来,展开。

布上清清白白,只有六句让人不明所以的诗。诗云:

故人今已赋长杨,

歌咽水云凝静院。

绵竹亭亭出县高,

惊起暮天沙上雁。

盖天下望为权衡,

恼乱玉堂将欲遍。

杨静没有看懂,好象是描写景物,又好象是感叹,但感叹什么杨静完全没有头绪。真不知道把这样一首诗放在如此机关的隐秘之处到底是为了什么。杨静侧过头看了眼高员外,见他也眉头紧锁,显然是与自己一样,不明所以。不由笑了出来。果然,不是自己笨,是确实是有问题。

见到了布包真相,杨静退走。想着杨青野冒着生命危险拿出来的东西竟然不过是个废物,又觉得真为他有些不值。人哪,不论聪明还是愚笨,遇见感情的事就都成了傻子。

杨青野受到了打击,再次昏迷,而且发起了高烧说胡话。山寨里一片安静,没有人来管这主仆两人。何念恩给他灌完药,不停地给他换着湿巾,试图给她降温。但杨静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感觉到身体在一揪一揪地痛,按紧胸口,杨静心中暗自揣测,这次恐怕是表明杨静野真的快不行了。当夜下起雨来,连月亮都没有现身。杨静无处补充能量,只能坐在窗前,看着杨青野在恶梦中挣扎。

半夜,杨青野稍稍好了一点,突然睁开眼,大叫了一声:“杨静!”把何念恩吓了一跳,赶紧过来扶住杨青野。

杨静也走了过去,杨青野想笑,却因为嘴唇太干,这一笑立刻把嘴唇绷裂,流下血珠来。何念恩过去倒水递过来,被一直盯着杨静的杨青野挥走:“念恩,让我一个人呆会儿。”

“怎么啦?一醒来就叫我?”杨静收回看着何念恩委屈离去背影的目光,问道。

杨青野唇上的血流了下来,一直把下巴都染红了,她还一付很开心的样子,道:“小静。”

“小静?!”杨静身体麻了一下,这人跟自己没这么熟好不好?难道烧糊涂了?

“小静,我知道你我的关系了。”杨青野不理杨静的别扭表情,依旧兴奋地说道:“小静,你是我未来的女儿!”

“什么?!”这下连杨静都忍不住抬高了声音:“你从哪里猜出来的?!”

“我刚才做梦梦到的。”杨青野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话听起来有些可笑,连忙解释道:“是真的,我从没做过这么真实的梦。”

杨静没有反驳,而是盯着杨青野看了半天。自己能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是最荒谬的事了,与这件事相比,是这个人的女儿也不是特别难以相信的事。而且,自己与她的特别关系,确实是有这个可能Xing的。更何况还这么巧的是,都姓杨。不过……杨静顿了顿,道:“那我爹是谁?你还没成亲呢,杨青野,你不会不记得吧?照你现在的身体,还能让人怀孕吗?”

虽然很不习惯男人怀孕这件事,但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在路上也见过好几个孕夫了,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。现在说出这话来,还是让杨静为难了好一会儿。虽然怕消失,但对于在女尊国当女人还是有些不情愿。

听了杨静的话,杨青野愣了半天,垂下眼帘好一会儿,才抬起眼来慢慢笑开来,小声道:“小静,放心,我会让你生下来的。”说着,精力用尽,颓然倒在,身体撞在木床上,发出很大的一声“咚”。

何念恩迅速地进屋来,紧张地把杨青野上下看了个遍。

杨静也看着何念恩奔来走去的忙碌身影,暗自揣测,难道这个把自己卑微到底的男人竟然会是自己未来的爹?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