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以身伺虎:美人投喂纪事

更新时间:2021-05-09 12:13:43

以身伺虎:美人投喂纪事 已完结

以身伺虎:美人投喂纪事

来源:落初 作者:恒见桃花 分类:言情 主角:苗微孙琪 人气: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恒见桃花原创的言情小说《以身伺虎:美人投喂纪事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苗微孙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为避免上一世的悲惨命运,苗微对留在程家有了执念,哪怕是做妾也在所不惜。ps:这是个肉包子打狗的故事,这是个包子女的故事。女主弱,男主不渣。不正经文案:男主:小兔子乖乖,把门打开。苗微:不开不开我不开,我就要在程家住下来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求收藏,求推荐票。

程良本来晃晃荡荡的走着,一副没睡醒,又百无聊赖的模样。

他不在外头厮混的时候,就在自己院子里鬼混,因着程二太太溺爱,他十五岁就通了人事,身边也一直有四个漂亮妩媚的大丫鬟。

就是扫院子做粗活的小丫鬟,也都各个面貌清秀。只等着如那枝上的桃儿长熟了,留着他收用。

是以这些人,死了去,又添新的来,程良永远没有空缺的时候。日里夜里贪欢,难免没什么精神,可看见苗微却眼睛一亮。

大雪天,苗微穿着丁香色绣花对襟小袄,里面是月白立领中衣,底下就是普通的白绫裙子,裙角绣着一枝冬忍花,这衣裳都洗得旧了,却照旧衬得那一张小脸干净透亮,美艳灼人。

他情不自禁的就靠拢过来。

看程良眼中那如见猎物一般带出淫邪的神色,和从前在孙琪眼里看到的一模一样,苗微忍不住害怕兼恶心,她下意识的后退,尖叫着想逃。

从前还没这般怕男人,可自从经了孙琪,她已经看见个男人就如遇见了洪水猛兽。

苗微怕的要死,可也不过才动弹两步,程良却已经大步走了过来,直逼近跟前,俯身道:“微表妹,几天不见,你又漂亮了?”

他说话时带着浓重的口气,臭得薰人,苗微下意识的往后仰,想要躲开,可他浊臭的气息如影随形,将她团团笼罩,怎么也躲不开。

真恶心。

苗微低头往后退,不接他的话,她永远都记得他对自己做过的那些肮脏事,还是她表哥呢,一口一个表妹的叫着,心却让狼吞了狗吃了,一点儿都不念亲戚情分。

那时她也不过十岁,因生得矮小,看起来倒像七八岁的女童。程良那会儿还没理在这样急色,软懦又胆怯的苗微对他言听既从,他既说给她糖吃,她也就信了,哪成想他居然按住她,脱了她的裤子,还说只看看,就看看……

被府里的程二姑娘看见嚷嚷了起来,苗微挨了程二太太正反七八个大嘴巴……

一想到从前,苗微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浑身都针刺似的难受。

她只恨对程良毫无办法,否则一定挠死他。

可她惹不起二舅母,也不敢在寄居的程家惹事,哪怕不是她的错,程家也只会把罪过全赖到她头上。

没办法,她只能忍,只能躲,希望程良还不至于良心完全泯灭,能看在她如此可怜无助的份上,高抬贵手,放过她。

这只是苗微的一厢情愿,程良对她垂涎已久,她又如此软弱,他只有更欢喜的份,怎么会这时候大发慈悲?

他得意的笑笑,又靠近一步,眼见苗微脸色青白,这才低声道:“待会儿我去找你,快过年了,我叫人替你做了两身衣裳,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哦。”

苗微动动唇,无声的道:不……

她不要,不要他所谓的新衣裳,不要他去她的院子,不要单独和他相处,不要看他只有情欲的眼神,不要看他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,不要看他向自己伸出龌龊的手……

黄鼠狼给鸡拜年,他没安好心呢。

苗微揪着自己的袖子,头垂得极低,却极为坚定的摇头。

程良朝她白嫩的耳朵吹了口气,伸手在饱满的耳垂上捻了捻,道:“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生的,瞧这身上,无一处不好,就是这耳朵也生得漂亮,让人见了就想……”

他凑过去,低声道:“让人想咬一口。”

苗微惊骇的退后一步,大眼睛里的恐惧和惊惶盛都盛不住,行动间就洒了一地。

粟米勇敢的扶住苗微,迎着程良那色迷迷的眼神,终究怯弱的低头,没什么说服力的对苗微道:“姑娘,时辰不早,咱们该快着,不然老太太该等急了。”

与其是在同苗微说,不如说是在提醒程良。

程良冷然的瞪一眼粟米,骂道:“找死是不是?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粟米吓得一缩脖子,却也不敢走远,只站在一边装死。她知道苗微软弱,从前遇着这样的情形,她连自保都不能,哪还护得住自己这个小丫鬟。

果然,苗微只哀怜无助的瞥了一眼粟米,什么都没说。

程良收回手,搓着自己的手指,还放到鼻下嗅了嗅,不怀好意的对苗微道:“真香,不知微表妹用的什么面脂?说给我听听,回头也送我一盒。”

苗微对他的一举一动无不嫌恶,却不敢作色,只一味摇头:“没,没有,我没有,面脂。”

她声音低,程良要努力才能勉强听清她在说什么:“什么没有?你是说面脂啊?哈哈,没用面脂,这皮肤都这么滑这么嫩。啧啧,也不知道你随了谁,没听说我那姑姑生得多倾国倾城啊。”

他在那胡言乱语,末了又道:“面脂还不是小事一桩,全包在我身上了,只要你乖乖的,什么好的没有……”

一听“乖乖的”三个字,苗微猛的颤栗,脸上血色瞬失,她尖利的道:“我,我没,我,不,不要,不要你的东西。”

程良得意的大笑,威胁苗微道:“不要你也得乖乖的,不然我可要生气的。我生了气,后果你是知道的……”

其实这时候程良还远远没有对苗微做过最可恶的事——当年那种事,不过是看看,对于现在的苗微来说只有恶心,没有畏惧,可后来孙琪那样待她,却成了她最椎心和最恐惧的。

她怕程良也那样。

是以他的威胁之语刺激到了苗微,让她把眼前的程良和恶梦中的孙琪重合到了一起。

她厌恶又恐惧的想,孙琪生起气是什么模样?他黑而浓的眉毛是立起来的,眼睛瞪得骇人,好像愤怒随时都能从眼睛里溢出来淹死她。

他生气时浑身肌肉紧绷,尤其是手臂上的肌肉是鼓出来的,狠狠压住她的手臂,她有一种浑身骨头都要碎了的疼。他生气时力气特别大,根本不受控制,蒲扇般的巴掌挥过来,一下就能让她整个脸都震颤了麻木的疼,眼前金星乱闪,耳边尽是嗡嗡声……

苗微惊恐的本能的道:“不……”

她想说,我不惹你生气,我听话……

这是求生的本能,却因为害怕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