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嫡女骄

更新时间:2020-05-22 07:17:41

嫡女骄 已完结

嫡女骄

来源:落初 作者:隽眷叶子 分类:言情 主角:韩氏林氏 人气:

经典小说《嫡女骄》由隽眷叶子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韩氏林氏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重生归来,司徒娇要亲手编织自己的命运,除姨娘,护亲娘,助兄长,教庶妹,得一世骄宠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又是一年七月,在这秋夏交替的时节,正午的太阳让人还是觉得有些燥热。

京郊的桃林别院后山上的那一片桃林在轻风中摇曳生姿,发出欢快的飒飒声。

虽然桃林里已经看不到桃子,可是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桃子的清甜。

突然一阵嚣张的娇喝声,打破了桃林别院的静谧。

“给我打,打死这些个不识时务的贱婢!”

“你,你,还有你,给本小姐一起上。”

“她们再不给本小姐让开,打死就是。”

“......”

娇喝声来自别院的叠翠苑外。

叠翠苑正是司徒娇被送到桃林别院以来一直居住的院子。

随着这声声娇喝,叠翠苑门前好一阵混乱,尖叫、呼痛、纠缠,各种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入房内。

叠翠苑正房里间的床上,此刻正睡着一个脸色看着有些苍白的瘦弱女孩,年约十一二岁。

此人正是安宁侯府的嫡长女司徒娇。

司徒娇由于是早产儿的缘故,体质一向偏弱。

前日去桃林看桃子,被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雨,得了风寒,这两日都在喝药,此刻正喝了药睡了过去。

外面不断传来的吵闹声,让她睡得极不安稳,只见她眉头紧皱,睫毛轻轻翕动,似挣扎着要从睡眠中醒来。

也许是药物的作用,也或许是身体实在有些虚弱,总之司徒娇努力了小半晌,都没能如愿。

房门外的声音,一阵阵传来,持续刺激着司徒娇的神经,让她不得安宁。

少顷,只见司徒娇秀眉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,终于“嗖”地睁开了眼睛,皱眉侧耳静听外面传来的嘈杂声,眼中寒芒一闪而过。

发热引起的虚弱,令司徒娇全身乏力脑袋发晕,撑起沉重的身体,环顾四周,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影。

司徒娇只得自己硬撑着慢慢地下了床,有些虚浮的脚步踉跄着出了里间,在半掩的窗前站住。

司徒娇站立的位置十分巧妙,这个方位她可以将外面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,而外面的人却很难发现她。

门前纠缠的是两拨子人,一拨子自然是别院内伺候司徒娇有数的几个丫环婆子。

她们在司徒娇的Nai娘李妈妈,也就是原来韩氏身边的管事妈妈红绫的带领下,挡在门前阻止另一拨试图冲进司徒娇房内的人。

另一拨子则来自京城安宁侯府,那个发出嚣张的声音的,不是别人,正是安宁侯府的另一位小姐司徒锦。

司徒锦是司徒娇的庶妹,其母是老夫人林氏的娘家侄女,安宁侯司徒空的表妹兼妾室小林氏。

小林氏是在司徒娇被送出安宁侯府的两个月后,用一顶小轿从**抬进了安宁侯府。

司徒锦比司徒娇小了差不多一岁,虽是安宁侯府的庶女,却由于自小养在老夫人身边,被老夫人娇宠着长大,养成了嚣张跋扈的Xing子。

今日司徒锦之所以出现在这座别院,事情还得追索到一年前。

每到这个时节正是桃子成熟的时节,别院每年都会给安宁侯府送去一些自产的水蜜桃。

以前老夫人是从来不会让别院送去的水蜜桃进她那个慈安苑的,只因为送水蜜桃去的别院里住着个鬼仔司徒娇,她嫌晦气。

偏巧这一年的水蜜桃是小年,外面很难买到合司徒锦口味的水蜜桃,老夫人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谁让老夫人的心头宝司徒锦最爱水蜜桃,而别院的水蜜桃是出了名的汁多味美。

也因此让司徒锦知道了司徒娇生活的别院里,居然还有一片的以盛产水蜜桃著称的桃林。

品尝过别院水蜜桃的鲜美,司徒锦欲罢不能,于是不顾小林氏的劝阻一意孤行,带着人兴冲冲地赶来别院,却不料别院里的桃子早在几天前,就已经采摘一空。

没能如愿的司徒锦,自然不会放过司徒娇,在她眼里司徒娇就如同随时可以踩在脚底下的臭虫,根本不值一提,于是带着丫环婆子在别院大闹了一场。

在一年前的那场大闹中,蛮横的司徒锦错手将司徒娇推倒在地,令司徒娇头部受到重创,昏迷了好几日。

司徒锦将司徒娇推倒以后,看着满头满脸鲜血昏迷不醒的司徒娇,以为自己杀死了司徒娇,一惊之下带着自己的人逃回了京城。

在京城安稳地待了几天,别院这边却一直没有关于司徒娇受伤并丧命的消息传到京城,显然司徒娇并无大碍,这才放下心来。

心里暗恼司徒娇这个七月半生的鬼仔果然命硬,同时打定主意来年一定要早些天来别院,定不要赶在司徒娇收桃子前将桃子一扫光。

只是司徒锦不知道的是,她那么一推倒是成就了一个全新的司徒娇。

等到司徒娇再次醒来的时候,Xing情大变。

原本懦弱自卑的司徒娇,变得坚强起来,Xing子也比之前开朗了许多。

更让李妈妈觉得欣慰的是,原本消极还有些自暴自弃的司徒娇,变得积极好学起来。

除了以前还算入心的琴棋书画,原先极力拒学的武术和医术,这一年来成了司徒娇每日最重要的功课,且收效颇丰。

如今的司徒娇尽管由于早产的缘故,体质依然不算太好,但是由于学了武术,增强了体质。

又由于学了医术,有了自我调理的能力,她的身体比之以前十年来总是药不离口,却要好上许多。

若非前日司徒娇心血来潮突发奇,去桃林亲自挑选送往外祖韩大将军府的桃子,偏偏老天突降大雨,让司徒娇感染了风寒,才有了今日卧病在床,事实上近半年来她已经鲜少喝药了。

司徒锦对这座别院的桃子始终念念不忘,今年尚未到桃子成熟的时节,就已经在几个要好的姐妹面前夸下过海口,定会从别院拿些美味的桃子与姐妹们分享。

于是今年司徒锦比之去年早来了别院差不多有半个月。

也不知道是司徒娇预先得了消息,还是今年的桃子早熟了些,当司徒锦兴冲冲赶到别院的时候,桃林里的桃子早就已经一摘而空。

看着空无一桃的桃林,听着桃林在轻风的吹拂下发出的“飒飒”声,司徒锦觉得全世界都在向她发出嘲笑,顿时恼羞成怒,再次前来叠翠苑大闹司徒娇。

司徒娇扶着窗台看着房外纠缠在一起的丫环婆子,听着司徒锦一声高过一声的咒骂,小脸阴沉似墨。

冷冷地看了一会,一抹冰冷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,让正手舞足蹈指挥丫环婆子们的司徒锦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。

只见她左右看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,于是继续高声叫嚣起来。

见此司徒锦毫无收敛之意,窗户后的司徒娇秀眉微微一挑,抿了抿小嘴,似是下定了决心,眼中的寒芒更甚,左手轻抬,一缕气流冲向窗外。

随即房门外传来了一连串的声音。

“啪”

“哎哟……”

“你这个死丫头,让你打那些个贱婢,你打哪呢?还有你,你,你,你们都是死人啊,给我一起上,狠狠地教训那些个贱婢!”嚣张的娇喝再次连番传来。

司徒锦的叫骂及其丫环婆子突如其来的自相残杀,令坚守在门外的李妈妈不由一楞,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,而后身体继续左摇右摆,护卫着身边的丫环婆子。

只是她的双手却微抬了起来,看似上下左右无序地挥舞起来。

随着李妈妈双手的挥舞,很快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更加热闹的声音。

“啪,啪,啪……”

先是几声或高或低的手掌打击**的声音,然后就是一连串的惊呼声、呼痛声和带着怒气的娇喝声,中间还伴随着不断传来了“啪,啪”声,热热闹闹地响成一片。

“哎哟……”

“你打哪呢!”

“小姐让你打那些个贱婢,你干嘛老是打我?”

“你还说我,你的手打哪儿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啪……”

“哎哟,你个死奴才,找死啊!居然连本小姐你也敢打?”

“小姐,小姐,对不起,可是我这自己控制不住手的方向啊……”

“啪……”

“哎呀,你还打还打,去死吧你!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对方只是闪躲并无多余动作,而自己这方却总是自相残杀,司徒锦身边的大丫环不由惊恐大呼:“哎哟,我的娘哎,咱们这是不是遭鬼了?快,快,快,带着小姐赶快离开这里……”

随着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和司徒锦的怒骂声渐行渐远,房门外总算安静了许多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