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妖孽来袭之请君入梦

更新时间:2021-09-20 20:44:10

妖孽来袭之请君入梦 已完结

妖孽来袭之请君入梦

来源:落初 作者:封徊 分类:言情 主角:于璇严清 人气:

新书《妖孽来袭之请君入梦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封徊,主角于璇严清,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外人眼里,他是望文集团从不露面的神秘总裁,华夏商界首屈一指的商业天才,为人冷漠,不近女色,却有无数女子暗地里芳心以付。  但在古武世家,他是众所周知的古武废材,残疾金龙。  外人眼里,她是望文集团从不露面的总裁夫人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,性格柔弱,温婉可人,总有无数男子期望街上偶遇佳人。  但在异能世家,她是人人嘲讽的异能白痴,落魄凤凰。  可龙就是龙,凤就是凤,潜伏至今,不过是机缘未到。  **  当一朝重生,她变成了她。  娱乐圈里以丑闻名的大龄剩女,第一次恋爱,却原是被人伺机利用,演技再好,也不过是人人唾弃的恶毒女N号。  不会讨好献媚,就不得换角上位。幸得上天怜悯,让她死而复生。  自此,望文集团的总裁夫人幸而不死,异能突变,改头换面。接下来,就是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了。  **  小剧场1:  某女指间轻弹,妖娆一笑:“你有异能我便收,你无异能我愿赠。有或没有,都要看我心情。我,就是异能界的神。”  可是,当她寻仇报怨时……我的仇呢?我的怨呢?  某男眸光专注,声线清冷,内里却有火苗簇簇:“那种碍眼的东西,何必要夫人亲自处理?为夫已全部送去碾成渣,若夫人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以前拍戏的时候,看到那些墓碑道具,于璇就总是会想象自己以后的葬礼是什么样子的,虽说这种想法比较诡异,但是,应该每个人都会想过吧?如今真真切切的看到,内心倒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激动和悲伤,毕竟,能真心为她流泪的人太少了。

她混娱乐圈的时候,虽然是众人皆知的演技高手,但也是公认的最丑女演员,再加上总是演一些恶毒女配,观众的评论和娱乐报道都不是很好,没有什么同行愿意跟她走得近点。

而现在站在她墓碑前的女子,算是她圈内唯一的朋友了。

“你当初不是说会好好照顾她?现在呢?她不明不白的就死了,呵呵,说什么是患了抑郁症才自杀的?这种鬼话我都不信,作为与她朝夕相处的人,你就这么轻易相信了?我看就是你心里有鬼!”一身黑衣的女人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,死命的拉扯着黑色西装的少年,悲愤的声音在整座墓地中回旋。

抑郁症?原来公司跟他,就打算将她的死这样草草收场。

俞含萱眸中划过一丝冷意,随即满眼疼惜的盯着那个黑衣女人。平日里不化妆不出门的女人,今天却粉黛不施的来到她的葬礼,她是那么爱漂亮的人啊,怎么可以任由自己哭的那样丑。银牙紧咬,孟欣,今日你掉的眼泪,将来我让他们千倍万倍还给你好不好?

那些走过场的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俞含萱散尽眼底的寒意,整理好衣服。现在,该是她出场的时候了。

低调的黑色轿车中,少女推门而出,及膝的红色连衣裙,如同一团火焰,在清冷的墓地里,燃烧成一朵妖娆的曼珠沙华。

墓前的两人,视线一下子被突然冒出来人所吸引,看她笑意盈盈,婀娜前行,他们莫名的有一种感觉,像是那每一步都结结实实踏在了自己心上。

“你也是来参加于璇葬礼的?”见她停在墓前,孟欣率先小心问道。

俞含萱面向她,凤眼弯成好看的弧度,摇头笑笑:“不,我只是来凑热闹的。”

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愣,跟在她身后的严清更是嘴角抽搐,冷汗直冒。

这位祖宗喂!虽说您的确是来凑热闹的,但您也不能直说呀!

对于这种明显充满敌意的话,性格火暴的孟欣,却意料之外的没有什么过激反应,只是略显疑惑的看着她。

邹裔则忍不住了,眼中开始显露出丝丝怒意,但仍保持着作为明星的素养,用隐忍的语气对她说道:“不管你以前有多不喜欢她,但毕竟现在人已经去了,请你至少尊重她一点,赶紧离开这里吧!”

所以,不喜欢我的你,来到我的葬礼,就只是为了显示所谓的尊重?

“呵呵。”俞含萱眉毛一挑,凤眼魅色褪尽,冷冷的看着他嘲讽笑道:“别说的你好像有多喜欢她似的,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自己都不觉得虚伪么?”

“你!”少年喉咙一梗,气得发抖,但又似被刺中了要害,想要指责对方,却难以开口辩驳。

只见对方装模作样的四处环顾一番,又像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问道:“听闻邹大明星身边有个时时刻刻黏在一起的小经纪人,怎么这种场合却不见她?”

转而又眉头轻蹙,叹息道:“哎,也对,毕竟有些人面对他人惨事,会同觉悲伤,有些人,却喜欢借他人惨事,让自己的心事如愿以偿。”

孟欣不愧是在娱乐圈里混了十年的人,立马听出她话中有话,瞪大了眼睛,转头指着少年的鼻子咬牙怒吼道:“邹裔,你跟那个于茉……难道于璇自杀是因为你?”

邹裔咬紧牙关,低着头默不作声,面上是无法掩饰的悲痛。

俞含萱目光阴沉的盯着他的脸,攥紧了拳头,这就是她第一次付出全部感情的人,即使所有人都说不般配,她也依旧不愿放弃的人。她想,如果此时他愿意说出事实,不,哪怕只是一句道歉,她也是愿意原谅他的。可是现在,他就这样沉默不语,就这么护着那个女人。想要利用抑郁症掩盖一切么?那她的死,她的命,又成了什么?

仰起头,狠狠憋回眼泪,俞含萱将手心掐出了血印,却拼命弯下眼眸,牵起唇角,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稳声道:“手机里总会藏着些隐秘的信息,而且,密码通常会与她最爱的人有关。”

说完,饱含深意的看了两人一眼,转身挺直腰板,踩着高跟鞋坚定离去。邹裔,我给过你机会,是你自己放弃的,如同当初你放开我的手。

手机?孟欣看着对方高傲远去的背影,以及刚才那道意味不明的眸光,心中一震。她怎么感觉那个少女好像知道于璇的手机在她手里,在特意提醒她呢?她到底是谁?怎么会跟于璇……那么像?

重新坐回车里,俞含萱感觉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空了,全身虚软的靠在椅背上。

严清总觉得她并不是单纯来凑热闹的,从后视镜里看见她面色有些苍白,更加担心,不禁提议道:“少夫人,你脸色不太好,不如我们去医院看一下吧!”

“不用了,回家吧!”她只是心情不好,不想那么麻烦。

见她又开始一脸若无其事的摆弄手机,严清微微叹了口气,只得发动车子开回来时的路。

此时,手机网页上也全是关于她的报道,俞含萱有些犹豫的点开最上面那条新闻,发现已经有了一千多条评论。

大鱼海葵:这女的谁呀?长这么丑。怎么网上都是她的事?烦死了。

皮皮虾我们走:这个不就是那个总演恶毒女配的吗?她演的那些个角色,确实都挺恨人的。

三班彪哥:戏子无情,又不是什么国家大事,死了个戏子还大肆报道,现在的新闻,真是够了。

花落谁家:活该!让你抢我们邹裔小王子!

……

明明这种评论以前看过很多,也应该算是免疫了,可现在,她还是觉得莫名的悲哀与难过。自嘲一笑,俞含萱将手机扔到座椅那头,身体重重埋在坐垫中间,扭头望向窗外,试图让风带走眼中的泪光。

也对,她生前都没让这些人喜欢她,死后又怎么能奢求他们对自己好言以对呢?

“少夫人,到家了。”

重重思绪被严清的声音打断,俞含萱失魂落魄的打开车门,一路跌跌撞撞走进屋子,猛地脚上不知绊到了什么,身子一歪,就要跌倒。关键时刻,只觉得小臂一紧,身体方向偏离地面,稳稳坐到了一个人的腿上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