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帝姬如玉

更新时间:2021-10-13 16:02:07

帝姬如玉 已完结

帝姬如玉

来源:落初 作者:璇玑小篆 分类:言情 主角:李宁赐 人气:

主角是李宁赐的小说《帝姬如玉》此文是璇玑小篆原创的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明明自己就是一普通大众,没想到居然也达上了穿越的大军,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大陆。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子,懒散雍容的生活。偶尔抽抽风,扑在御案上没心没肺大笑一阵,笑完抹抹眼泪,转身继续批奏折。这个世界有美食,有美男,貌似还不错哈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片刻,扬起微笑的笑脸,明媚的阳光刹那间失去颜色,只有那清亮的眼眸和嫣然笑意,映着打旋下落的芙蓉似锦,天地间有瞬间的停顿……

“我记得了,是温亦儒。”

“要是阿清也来就好了。”宁赐边走边发感慨,“真是的,不带他这么用功的,我刚刚向母亲请求他做了陪读,一眨眼的功夫人就钻进了书房,难道他想考状元吗?”

整块太湖石的假山,清泉缓流。空气中氤氲着浅淡花香,明媚春光洒满山水。

转过假山,宁赐的目光瞬间落到了远处的一个人影上。

雁荡胜景湖边,芙蓉似锦树下,立着一个少年。白衣不染片尘,身姿挺拔俊秀。乌发似墨,眉眼如画。周身笼着淡淡柔和的玉的光晕,手中长剑似霜,人似明月。单单往那里一站,满眼的雁荡胜景竟然全都做了陪衬,花叶生香,宛如画中。

宁赐从来不知道,原来也可以有男子生得这般好看。

凤瑾君的美是她所常见的。温煦时俊朗如春风,高傲时刻薄如寒冰。翻手为云时高贵不得不仰视,覆手为雨时清冷的让人不敢抬头。况且,凤瑾君从来是随性至极,偶尔披发行吟,载舟长歌,偶尔月下拈花,沉思独立。容颜笑语无不清华从容,嬉笑怒骂从来率性而为之。宁赐随着他的性子学了十足十,只觉得天下高华男子皆应当像凤瑾君一样潇洒从容才是,少了一份率性,便是少了一份魅力。

而眼前这少年,却是不舍不扣的温润从容,仿佛可以静立那里等候地老天荒许久许久,又仿佛时刻如在画中水墨一般随风飘逝。与凤瑾君洒脱放荡的性子,完完全全的不同。

君子如玉。

这是宁赐第一次见到温亦儒时,心头刹那间闪过的四个字。

只是宁赐不知道有很多很多。是那个落英缤纷的季节里,温亦儒在满天花雨中施施然转身,手中长剑优雅收起,嘴角边一抹温润浅笑。

这是哪家的小姐?如此……清丽?

宁赐依旧呆呆的站在假山边,怔然看着眼前这少年,他的眉眼间淡淡的忧愁,和凤瑾君出人的相似。好奇心涌上心头,她微仰起小脸,认真的凝视着眼前人:“你是不是,降落世间的仙子?凤瑾君的眉眼,也没有你这般好看。”

凤瑾君?

温亦儒怔了一怔,随即温和一笑,收了剑,轻轻一揖:“请恕在下冒昧,敢问小姐贵干?”

出乎他的意料,眼前这作钗裙打扮的小女孩没有像普通千金小姐那样含羞作福,而是端端正正的像小公子那般作了一揖,语声清脆:“请叫我公子。”

公子……温亦儒长眉一挑,微微笑了。阳光下他的微笑浅淡如风,温煦俊朗。

“请问,这位小公子……”

“我已经六岁。母亲说我已经是大孩子了。”

温亦儒的话再次被打断。眼前的小女孩正在用严肃认真的眼神看着他,眼神里有超乎年龄的冷静与从容:“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会来这里?宫瑾园是不准外人便进入的。”

温亦儒失笑,随即又学那小女孩一般庄重,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:“我叫温亦儒,随父亲大人来拜访凤瑾君。得凤瑾君准许,在这里随意走走,不期遇上了小……公子。”

“温亦儒?”

宁赐微蹙眉,随后陷入了深思。口中喃喃自语:“这么说,他是那个人了?”

她抬起头,注视着阳光下的温亦儒,长身玉立,唇角噙笑,眉眼如画。

“原来你就是母亲请来的温家大公子。”宁赐淘气的笑容露了出来,清亮的大眼睛在阳光下闪烁着星子的光芒:“我叫苏宁赐。”

苏宁赐,苏宁赐。

默念着这个名字,温亦儒有一刹那的眩然。就是眼前这个小女孩,越瑢女帝宠之无以复加的宁赐天颜皇太女,出生即被封为大越的下一代继承人。为了替已亡的君后照顾她,越瑢女帝不惜与赫赫有名的宫氏家族翻脸,将其嫡长子掳入宫中做了凤瑾君,专司培养这个苏宁赐。如此……倒是个不舍不扣的危险人物。

自己这次进宫来,也是为了……她?

皇苏女子天性的自来熟,加上凤瑾君的着意关照,宁赐不久就和温亦儒玩的铁熟,从一开始的端正行礼目不斜视到后来手牵着手上树下河,宁赐的笑声撒满了整个宫瑾园。连带园中的阳光,也好似明媚了几分。

“亦儒哥!亦儒哥!你真好看。”

“亦儒哥,你的剑法很好,教教我成不成?”

宫瑾园中的侍女们,很少见到她们的小殿下如此高兴。那飞扬着的不羁的笑意里,有几分是因为温亦儒的到来?那明媚的让天地失色的眼眸中,又留下多少温亦儒的身影?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看到,他们身后,凤瑾君大人微带落寞而萧索的神色?

至少宁赐是看不到的。温亦儒触目所视,只有站在凤瑾君身旁的父亲大人,一直对着自己的眼眸,微笑,微笑。那笑容里除了鼓励,还有满满的……辛酸。

“凤瑾,大约是我命中劫数连带了亦儒,拖累他也陷入到皇室之中。”

温煜明静静跪坐在柔软白毛皮上,沉静的神色亦有片刻的痛苦。对面,宫凤瑾安静跪坐,抬手轻轻端着茶杯,翡翠般的绿叶漂浮下沉,一如红尘中翻覆来去不得已的芸芸众生。袅袅青烟氤氲升起,片刻的沉寂后宫凤瑾缓缓开口:“无妨。这未尝不是件好事。否则等他回国都后,免不了要受受苦。”

“我原本没打算让他回去。”

温亦儒抬起眼眸:“你晓得他母亲的性情。若是让亦儒回去,那些皇室子弟会如何对待他?云游天下的太子对宫廷典故尚不熟悉,怎么敌得过那些自小就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生长出来的皇子皇女?阿璩也不能护他……阿璩她有自己的难处。”

“无需过虑。”宫凤瑾抬眸望着他:“西凉皇室有七八个皇子,可是嫡出的只有亦儒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