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异世之我会种田

更新时间:2021-10-26 12:44:52

异世之我会种田 连载中

异世之我会种田

来源:落初 作者:洛小伍 分类:言情 主角:小姑娘修仙 人气:

完结小说《异世之我会种田》是洛小伍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姑娘修仙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她是被雷劈死的倒霉蛋,重生到修真没落的异界。  俗话说,耗子怕猫猫怕狗,修仙之人怕雷吼。  而她魂藏走私避雷针,捎带地球土特产:  看什么看?  谁说种瓜子就不算种田?!  *********  以下是洛七独家广告时间:  “只要九九八,破盘价九九八!没错,你没听错,我们的八心八箭无敌升级版避雷针5.0!  只要九九八,九九八一次,天上人间妖界冥界绝对的最低价!  百分百的西方神界手工,百分百的品质保证!绝对的八心八箭!绝对的避雷!”  “亲,你正在被劫雷追杀吗?你还在担心渡劫之时的五雷轰顶吗?那还等什么?赶快准备法宝神宠来订购吧!”  订购企鹅群:83745144欢迎入住!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新书冲榜,求推荐票和收藏~~~~10月PK请多多支持~~~~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大清早起来,洛七挑完水劈好柴照例坐在矮凳上发呆。

满娘对于使用法术很抗拒,她明确地向洛七表达过这种消极反应,所以才会任由卢婆子欺负也不敢做什么,当然,这也有她一直没有提到的那个“不能说的原因”。

洛七很想帮忙,但她现在只是个七岁不到的小屁孩,所以只能用七岁不到的小屁孩能做的方式,就像读完大学去教小学生做数学题目一样,这不能用那不能用,思维僵势的结果就会导致各种无能啊,脑子基本上已经生锈了。

日也思夜也想的好些天也没什么好办法,腮帮子都上火了,各种疼。

被满娘叫去喝粥的时候,她才云里雾里地想起自己还没漱口。

刚喝了一大口水,洛七就觉得嘴里不对劲,还有点腥甜味。她喷了满嘴血沫子之后,满娘惊讶地在地上拣出了一颗白胖胖的牙,“呀!牙!”

洛七掉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颗Ru牙,竟然还是一颗门牙。

从此,算是正式告别小屁孩,成功地步入少年,所以满娘很替她激动,“听说,上面的牙齿要丢在床底下,牙齿才能长得快!”

她说着就把这颗牙丢在了床底下,洛七很郁闷地用舌头抵着缺口处。最痛苦的就是这种挠不到的痒了,而且旁边的门牙也开始松了,“要掉光了。”

满娘安慰她,“早掉了也好,很快就长齐了。”

掉了一颗,马上就会掉第二颗,然后是第三颗第四颗,至少要好几年才换得完。洛七觉得自己现在特像Chun节联欢晚会里的那位白云同志,嘴巴一张开,风就会飕飕地往里头灌。

本来这张黑黝黝的小脸就没什么出奇的,眼看着最近养白了一点点,也让她看自己顺眼了一点点,牙齿却开始掉了。

唉,少女洛七的烦恼啊。

洛七想了想,到底是她掉的第一颗Ru牙,她吃过饭就爬到床底下,把这颗很有纪念意义的门牙捡了回来,洗洗干净收在了荷包里。这么神奇的荷包,自然不能浪费,但她也没什么宝贝,就放了各式各样的东西,比如那根素簪子,二钱银子,偶尔捡到的漂亮石头,还有现在的牙齿。

她拍了拍并不鼓囊的荷包,很有种满足感,背着柴筐扬声道,“满姐姐,我去拾柴了。”

“早点回来。”

自从她来,卢正就越来越懒,越发什么都不干了,连拾柴的活也到了她头上,她每天这个时候都得出门。

到了常去的树林子里,她照例先用树枝写了满娘新教的心法,默念成诵,再从头往下背一遍,“天其运,地其处,日月其争于所……”,一边背一边思考到底怎么彻底解决卢婆子的问题。

好可惜,不能学银狼的直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。

“你——就是你!快过来!”

洛七一边拿着枯枝当成扫把开始抹干净地上的心法,一边懒洋洋地抬头,“你谁啊?”

“本姑娘你都不认识?!”小姑娘穿着身一看便是新制的亮丽衣衫,抬起下巴,一脸的骄横,“算了,你只是个没人要的拖油瓶而已,你也不需要知道。去,给本姑娘把水里那条手帕捡回来。”

这位“本姑娘”,洛七当然认识。

村长家的幺女卢桃花,年纪比她大几岁,皮肤白白的,五官也不错,穿得也比其他人要整齐一些,倒是个美人胚子,只是走路喜欢高昂着头,一副被宠出来的骄纵大小姐模样。

卢家村跟她年纪相仿的小屁孩其实不少,但对于洛七来说都是浮云。她平时装嫩是挺好玩,但是跟一群确实很嫩的小屁孩一起玩还是觉得很丢脸,很没乐趣的,所以她一般碰到这些小孩子都避开,实在懒得与他们打交道,尤其是这位鼻孔翘天的骄横女孩。

卢桃花长得不错,家里地位也高,所以卢家村的小屁孩平时都喜欢围着卢桃花转。她就像出场时必得有几片绿叶衬托的鲜花,这倒是头回单独出场。

洛七瞟了眼小溪,果真看见条素白的帕子,但她可没那闲心替她捡,最讨厌这种小孩了,态度太差劲了,以为全世界都得围着她转呢。

“喂,本姑娘说话你没听到吗?你给我过来!”

洛七自顾自地弯下腰,整理了下柴筐就准备转身离开。

卢桃花催了她好几遍,眼看着快要被水漂得更远的手帕,急红了眼,她身上是新做的裙子,舍不得弄湿自己,又舍不得那块帕。好不容易狠了狠心,踮着脚站在水边,拿着根树枝娇羞地拨了半天也无功而返,突然就哭了起来,“哇——”

看她哭得鼻涕直流的,洛七皱起了眉,心里一阵烦闷,只得放下柴筐,挽起裤脚,抢过了卢桃花手里的那根树枝,赶着去追那块帕子。

所幸,飘得还不远,水还不深。她趟着水用树枝勾回帕子,湿淋淋地丢给卢桃花,还真觉得奇怪,每日里花里胡哨的,居然把这么条素白的帕子当做宝。

卢桃花把那帕子又是洗又是搓的好一会拾掇完,抬头看洛七没事人似的又在干自己的事了,她本想道谢,但又一直不喜欢洛七,正觉得没意思,忽然看见她身上露出来一样东西,就一把抢了过来,“什么东西?你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荷包!”

洛七一看是满娘给自己做的荷包,也恼了,狠狠地抢回来,没搭理她转身欲走。

卢桃花最讨厌的就是洛七每次都是这么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更加生气起来,愤愤地抓住她的筐子,拖着不让她走,“你不准走!你怎么配拿这么漂亮的东西!给我!”

洛七一挣没挣脱,不怒反笑了,“你是不是被人宠坏了,真以为全世界的东西都是你的?你最好给我放手。”

“不放!你给我我才放!”

“就不给。”

“给我!”

“偏不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给我!你要是不给——”卢桃花眼珠子一转,“你要是不给,我就去告诉三姑婆,说你偷他们家的东西!”

她口中的三姑婆自然就是卢婆子,卢家村同辈的孩子一般都这么叫。洛七一听终于火了,把筐往地上一扔,“你敢?”

卢桃花却以为她这是在害怕,就更加得意了,“你要是把这荷包给我玩两天,我就不告诉她。”

“你要是敢告诉别人,我就咬死你!”洛七呲着露出缺了颗牙的嘴,凶狠地吓唬她。

卢桃花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脸都白了,“你……你不敢……”

“你看我敢不敢!你要是把今天的事说出去,我不仅会咬你,而且我每看到你一次,我都会把你的漂亮裙子都撕成一条一条的!还有你这块白帕子,只要被我看到,嘶——剪成一段一段的,再当着你的面烧成灰!”

洛七可是狼窝里日日夜夜都对着狼长大的,呲牙咧嘴地能学个十成十的凶狠。

卢桃花吓得够呛,哇的一声哭出来,眼看着洛七要扑过来,吓得惊慌而逃。

“小样,还收拾不了你!”洛七望着她的背影咧嘴一笑,又觉得风往里头灌了,她赶忙握住嘴,又伸手去摸牙槽,缺了的地方还只有个小小的突起,而且旁边的门牙貌似更松了。

她一手扶着柴筐,一手捂着嘴,满娘教的心法对她来说就像歌谣,说不出的顺口自然,就当没事找事,顺便练练字了。但可惜的是,满娘也没有心法秘笈,只能靠口口相传,所以她每背完一段都得再问下一段。

刚刚背了一半被卢桃花打断了,所以她临时决定,先回卢家再问问满娘,下午再出来继续捡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