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长生之仙途》主角林凡孙长老免费试读全文阅读无弹窗

《长生之仙途》主角林凡孙长老免费试读全文阅读无弹窗

时间:2020-07-04 13:14:25编辑:孑孓一身 作者:半生独白 人气: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生独白原创的仙侠小说《长生之仙途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林凡孙长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 青水城东郊。这里有一座大庄园,平日里只有五六个老叟在这里清理打扫,显得十分宁静,然而今日却是大为不同。从清早开始,来到这里人的人

长生之仙途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长生之仙途》 第八章:家族比试 免费试读

青水城东郊。

这里有一座大庄园,平日里只有五六个老叟在这里清理打扫,显得十分宁静,然而今日却是大为不同。

从清早开始,来到这里人的人便络绎不绝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此时院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他们相互攀谈着,时而传出几声大笑,好不热闹。

“家主到!”

庄园大门外传来一声叫喊,院中略显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,一些追逐打闹的孩童也是停了下来,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大门处。

三道身影缓缓的从大门外朝着庄园内走了进来。

走在前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一袭干净利落的长衫,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角,龙行虎步之间有着几分威严,此人正是林家现任家主林风。

而跟在身后的两人自然就是林啸与林凡,两人此刻看上去也是精神奕奕,满脸笑意。

三人进了院子径直的朝着里面走去,院中的人都朝着林风投去敬重的目光,微微躬身。

“见过家主!”

“见过家主!”

对于众人的行礼,林风只是报以微笑的点点头,算是回应了,一行三人就这样一直走进了庄园内的一处大厅。

大厅很是宽敞,最里面居中的位置,有一高大的紫檀木神台,上面安放着林家先人的灵位。

神台前摆着一张红木供桌,桌上摆着供品,中间放着一个香炉,两侧点着两根香烛,供桌下方放着几个蒲团,以供林家后人祭拜。

此时大厅里的人数倒是不多,林凡一眼扫去,只见神台下方左侧的木椅上分别坐着两名神色淡漠的老者。

这两名老者便是如今林家中辈分最高的,是林凡祖父的亲兄弟,也是他的两位叔公。

除了这两位,其余坐着的几人无疑都是在林家有着一定话语权的人,也是林凡的叔叔辈,而在他们身后站着的都是家族中杰出的年轻一辈。

林凡的目光特别留意了其中一位相貌俊朗,身材挺拔的白衣少年。

他印象非常深刻,这少年名叫林天,比自己大一岁,一年前的宗祠祭祀,自己便是惨败于他手,那时候林天就是筑基初期的修为。

似是感受到了什么,白衣少年不经意的向林凡这里望来,两人双目对视片刻,白衣少年笑着对林凡微微点头,林凡愣了愣,旋即还以微笑。

大厅里的人也是发现了走进来的林风三人,除了两位老者之外,其余之人纷纷起身行礼道:“见过家主!”

林风微笑着摆了摆手,道:“呵呵,诸位不必拘礼。”

说完快步走到两位老者身前,神情恭敬,躬身行礼道:“林风见过二叔父,三叔父。”

“哎呀,林风你是林家家主,对我们两个老头子就不必多礼了。”坐在首位的白袍老者客气的说道。

林风大笑一声,道:“您二老可是族中辈分最高,这礼节自然是不可少的。”

“林啸见过二叔父,三叔父。”一旁的林啸也旋即行礼叫道。

林凡眨了眨眼,连忙走上前来行了一礼,喊道:“林凡见过二叔公和三叔公。”

神色一动,又转身对着坐着的几人纷纷行礼,道:“见过诸位叔伯父。”

在座之人纷纷点头示意,白袍老者望着林凡稚嫩的脸庞,苍老的脸上露出慈祥之色,微笑着点点头,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惋惜之色。

一旁的灰袍老者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,平淡的说道:“既然到了,就先入座吧。”

右侧最上方还有两把空着的木椅,林风与林啸徐步走了过去,分别落座。

林凡一脸淡定的走到林风的座位后安静的站着,旋即众人相互寒暄起来。

白袍老者眼神忽而看向林风,叹息道:“林凡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,不过只要有解决的办法就还有希望,我们也会尽力帮忙的。”

“有劳二叔父挂心了。”林风感激的回道。

这时,坐在左侧下方的一个中年男子轻哼一声,冷声道:“那什么‘洗髓丹’连听都没听说过,如何去找,还有开窍期的修士,这等高人也是我们能请得动么,估计就是将整个林家送出去,别人未必也瞧得上吧。”

此言一出,大厅里的气氛瞬间就变了,众人脸上的神色各有变化,林凡只是用目光瞟了一眼,然后不露任何声色。

这人名叫林玉堂,是三叔公的长子,打理着林家不少的产业。

在林家里也有着一定的地位,以前对林凡总是笑脸相迎,还夸他修炼天赋好,是个奇才。

自从两年前林凡筑基失败之后,态度就逐渐转变了,对此林凡只是嗤之以鼻。

坐在男子右边的灰袍老者神色不悦的瞪了他一眼,喝道:“玉堂,你不会说话就给我把嘴闭上!”

林玉堂一听顿时就急道:“爹,我说的是事实啊,林凡曾经也许修炼天赋不错,但如今连筑基都无法达到,难道就因为他是林家的少家主,就要用整个林家去帮他筑基吗?”

若是放在以前,林凡听到这种言语肯定是心中不快,然而如今自身修为已是筑基中期,岂会为了这点闲言碎语而置气。

“你给我住嘴!”灰袍老者怒喝一声。

林风此刻强忍着心中的怒意,面带微笑的对着灰袍老者说道:“三叔公不必动怒。”

然后目光看向林玉堂,说道:“我是林家的家主,断然是不会用林家的基业去换取凡儿的筑基,以后犬子的事我自会想办法,就不敢劳烦堂兄费心了。”

闻言,林玉堂只是冷哼一声,眼睛看向了别处。

白袍老者见状连忙说道:“好了,大家都是林家族人,当着诸位先人的灵位如此争论成何体统!”

听得如此一说,大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,过了片刻,白袍老者对着坐在林风这边的一人说道:“时辰差不多了,林扬,去将所有人都唤来,准备祭祖了。”

“是,爹。”

林扬应了一声,站起身走了出去,不一会儿便领着先前在院中的其余林家族人来到了这里。

见众人走进大厅,林风等人都是站起身来,脸上神色如常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这宗祠祭祀一年一度,所以在场的人对于这祭祖仪式已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只见众人此时手里都拿着三根点燃的沉香,按照辈分的高低,在大厅里从左往右依次排开。

林风身为家主,自然是站在最前方,只见他双手拿着沉香,一脸虔诚的看着神台上的诸多灵位,口中低声念念有词。

半晌,林风在供桌前的蒲团上跪了下去,然后行了三拜九叩之礼,起身将手中的沉香插入供桌上的香炉之中,这才退到一旁。

接下来便是按照辈分高低依次给林家诸位先祖行跪拜之礼然后上香。

众人也是都习以为常,不过轮到自己行礼上香之时,神色肃然,整个祭拜仪式差不多用了半个多时辰才完成。

而当林风宣布祭祖仪式完成的那一刻,众人脸上皆是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。

虽然每年的祭拜看似都是在走过场,但是每次临场,还是忍不住的让人有种肃穆紧张之感。

林风环视了一眼,朗声笑道:“接下来便请诸位前去演武场了。”

众人闻声皆是精神一振,齐声道:“是,家主!”

庄园内一处青石广场,广场中央有着一个十尺见方的石台,这里便是演武场。

每次祭祖仪式完成之后,林家的小辈便会来到这里切磋修为。

对于这种行为,林家长辈觉得可以激发小辈们的修炼积极性,所以就默许了。

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风俗,如今这祭祖变成了走过场,这家族小辈的比试倒是成了重头戏。

在演武场上有着一处高台,这里是专供林家长辈观看比试的看台。

林风等人此时已经来到了这里,目光皆是望着石台。

在那里聚集了林家的所有年轻一辈,看着族中的小辈一个个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的样子,看台上的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。

“呵呵,不知今年谁又能够力压群雄。”一道轻笑的声音传出。

随即有人跟着说道:“去年便是林天这孩子笑到了最后,今年不知可否有人与之匹敌。”

“听说林天今年又突破了,现在修为在筑基中期。”

“筑基中期啊,那孩子才十六岁吧,这天赋…啧啧…”

“这林天可能要成为林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了。”

……

看台上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坐在最前面的林风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,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。

曾几何时,从他们的口中也曾这般说出过另一个名字:林凡!

那个被林家所有的人视为百年难遇的修炼天才,从两年前筑基失败之后,便逐渐被淡忘了。

“天儿这孩子资质确实不错,悟性高,修炼也刻苦,是棵好苗子啊。”

坐在林风身旁的白袍老者一脸欣慰的笑容,林天是他的孙子,听得身后众人的议论他心中自是欢喜。

林风撇过头去,对着老者笑道:“呵呵,恭喜二叔父后继有人了。”

“哈哈,天儿是林家之人,这也是林家之福啊。”老者得意的笑道,随即又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风,说道:“像天儿这些天赋不错的小辈以后家族可要着重培养了。”

“呵呵,那是自然。”林风神情有些不自然的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