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(主角白宛白发)章节目录精彩章节最新章节

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(主角白宛白发)章节目录精彩章节最新章节

时间:2020-03-26 17:10:52编辑:喻初原 作者:彼交匪敖 人气:

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作者:彼交匪敖,仙侠类型小说,主角:白宛白发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总的来说,这个世界中,修行共分为练气、筑基、辟谷、金丹、元婴、出窍、渡劫、大乘这八个阶段,每个阶段又有十层,达到辟谷期,不食五谷

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 第八章 初级理论 免费试读

总的来说,这个世界中,修行共分为练气、筑基、辟谷、金丹、元婴、出窍、渡劫、大乘这八个阶段,每个阶段又有十层,达到辟谷期,不食五谷杂粮果腹时,才算得上是修炼已经登堂入室。

再往后,每突破一个阶段,必然要受天雷淬体,且越往后越是难以突破。尤其是到了金丹后期,很可能在丹碎成婴时的天劫中,一命呜呼,甚至被天雷劫打的魂飞魄散。

加之天雷有灵,若是体内真元不纯,相应的天雷劫也会更加难熬。修行不易,是以修真者修成元婴之后,大多选择避世或者隐居,独自修行,以期早日飞升。

再说动植物修仙,就更是难上加难,因为它们本就与人的经脉不同,若要修仙,还须逆行经脉,修炼速度缓慢不说,拔出除内天生的妖气,过程更是生不如死。

妖物修炼至筑基之后,才算刚刚有了灵智,此后再潜心修炼千百八年的,才会结成内丹,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的金丹期。此时,才算是小有修为,然而,金丹期必要受天雷淬体,天雷又本是它们的克星,最终难逃九死一生。可若是顺应经脉修炼,修炼速度确实日见长进,但必得认可自己的妖性,等大成之时,自然是魔却不是仙。

是以凡人修仙,可能有万中之一的成功率。动植物修仙,百万千万中也难有其一。这也是为什么,世间的妖怪更愿修魔,不愿修仙的原因了。

“千年争霸,万年狡诈,却因她一笑无暇,戒了厮杀。偏见,修魔有什么不好。”不过就是难得认真看看书嘛,怎么感觉比跑了八百米还累,白宛和“吧唧”啃着朱果,补充能量。

华天洞府虽好,要啥有啥,但是统共他们师徒二人,忒冷清,完全不适合白宛和一颗躁动的心。她坚信,自己是江湖儿女,迟早要去闯一番事业的,仅仅是知道一点概论肯定不够,至少还得了解修真界的运行大纲和总则吧,所谓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

白宛和埋首在那堆烂书里淘宝,正翻着各类游记、地图、杂记,全所未有的专注。

突然,横空飞来一张地图,在白宛和的眼前摊开,白宛和还没来得及惊讶一声,前方的书架上便出现一个紫缘的虚影,歪歪斜斜地躺在摇椅里,抱着酒葫芦,玩世不恭的模样。

“这是什么高科技?”白宛和一愕,只愣了一瞬,便赶紧伸手确认,眼前之像到底是投影还是触动了什么机关。

手才伸至半空中,只见虚影里的紫缘一翻手,多出一把戒尺,在白宛和的手背上一敲,“若不是看在你还有点上进的心思,我还愿如此麻烦呢。”

这是要上课了?“慢。”白宛和左手向前一推,做了个手势,赶紧将那一摞旧书向后推了推,然后将散落一地的朱果,全部揽至怀中,后边靠着书架,右边歪在旧书上,啃着朱果,就当看电影了。“可以开始了。”

白宛和将最后一口朱果啃完,丢掉果核,拿起下一个,就在衣服上蹭蹭便往嘴里送,却还不见紫缘开始授课,囫囵咬了两口果肉咽下,“师父,开始吧。”

整个书房全是她“吧唧吧唧”啃朱果的声音,让他如何授课,紫缘一个头两个大,扶额叹息,“手里的东西放下。”

“不填饱肚子,怎么修仙?再说了,我十天没吃东西了,要补回来。”左右开弓地大吃起来。

“仙酒早已让你辟谷,怎会饿?凡食只会影响修为。”

“你不也喝凡酒?”白宛和晃晃手里的果子,“这可是你药园子里采的,算不上凡食,要说是凡食,那也怪你种草药的本事不到家。”

“……”朽木不可雕也,朽木不可雕也!这丫头的心,怎么从来就不在修炼上呢。紫缘只能旁敲侧击,“你这般嘈杂,如何认真听得?”

“集中精力呗。”白宛和又啃了一口,咀嚼的声音在安静的书房内,显得尤为刺耳,“再说了,修仙不就最重视集中注意力吗,这不正好是个锻炼的机会?”

“……”好吧,紫缘认输了,他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偏还要妄图感化她,最后自作自受,叫一个丫头吃得死死的,真是得不偿失。紫缘的忍耐限度已经达到了极限,朝白宛和挥挥手,便把她定住,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。霎时,书房安静许多。

说不过并不代表打不过,早用武力解决,哪用得着听那一圈废话,这些都是教训了。

紫缘也不管白宛和瞪眼哼气,自顾拿着戒尺,在地图上一点,整个地图便像是活过来一样,慢慢染上颜色,一点点扩散开来,中间一座绵延的雪山,将地图一分为二,左边是绿色,右边是蓝色。

紫缘先点着左边一半的地图,“新岚大陆上共有五大厉害的修真门派,全在这一半的地图上,分别是黎州凌云派、青州逍遥派、成州归墟们、乾州长临门、万州万宗门。这些门派之中,又以凌云派为首,毕竟凌云派是几万年前,为师我一手创办。”紫缘有些炫耀的意味在,一一指出各门派所处的位置,又将门派历史说了一遍,接着又讲,“除此之外,还有大小宗门几十,散修几百家,大小国家数个。”

“这些你都记清楚了吗?”紫缘随口一问,并不在乎白宛和是否当真记下了,接着说道:“所谓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你要有不懂的,只管问我,明白吗?”

“……”我也要能说话才行啊。

“不问那就是知道了,我继续。”紫缘直接忽视白宛和的腹诽,“这五大州虽有国家好些,却是各州城主自理城中事务,只上报该州所在的门派,并不上报朝廷。民间百姓无知,以皇帝为尊,然而皇帝也得修行。是以元婴修为的老怪物们,比皇帝更要受人尊敬。”

“至于这边嘛。”紫缘敲了敲地图,右边立时变成一片红色,“中间这座天山将新岚大陆一分为二,天山的整个东边是妖族所居的大泽,大泽深处,还有魔族出入,甚至有些连我也不能应付。好在近百年来,大泽还算安稳,没闹出什么大事来。”

“……”白宛和赶紧眨眨眼睛,哪里安稳了,连你都不是对手的,还算是安稳?

紫缘像是看出了白宛和的想法,“大泽再往东便是东海,是水族的地盘,有龙王坐镇,东边又是五大门派,是以这千百年来,妖族只盘踞在大泽的中心地带,倒也相对安稳。每年七月时,是正阳之气最烈之时,大泽平时浓烈的妖气和瘴气,会在这个月消散不少,是以各门派皆会选拔精英弟子,备齐驱虫粉、去毒丹,前往试炼一个月。”

“……”白宛和眨眨眼睛,拿妖族试炼?谁的点子?不要命了?

“伤亡自然是必不可少。”紫缘解答道,“修真者若能在危机四伏的大泽中生存一个月,比修炼十年还有进益。且大泽边缘地带都是小妖,况且许多丹方中的灵草妖丹,只有大泽才有,便是换成灵石,也够普通人家好几辈子的富贵了。重利之下,必有勇夫,如此大的诱惑,大家自然趋之若鹜。便是散修,也会在七月前准备妥当,跟着各门派,或是自行组成团队,前往大泽寻宝。”

“……”白宛和两世孤儿,最听不得的便是“宝贝”二字,口水长流。一定要寻一个时间,拉着仙人师父往大泽扫荡一圈。

看着白宛和眼中闪闪发光,她可是个没见过世面,又忒毒舌,容易闯祸的性子,她要惹毛了什么大妖怪,还不得自己去收拾。紫缘一个激灵,赶紧提醒道:“大泽往后,对于你来说,这处是禁地,结丹之前,不可轻易前往,并且,你只可再边缘地带练练手。”

“……”好。其实白宛和心里想的是,有师父在怕什么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
紫缘满意地点点头,却忘了白宛和根本不是安分的人。

理论讲得再多,也不过是嘴把式,更何况还不知道白宛和听进去了多少,该练一下手把式了。紫缘一挥手解开施在白宛和身上的术法,又恐她憋得慌了,叽叽喳喳吵得他耳朵疼,是以并不解开哑术,跟着便丢了一个炉子,几棵药草过去,趁着白宛和还有些热情,赶紧说道:“你虽然介于仙凡之间,又已辟谷,到底没有修行入门,修为连练气也没有,正好炼枚筑基丹,借此提升你的修为。你好生看着,能学到多少,全靠你自己的领悟能力了。”

“唔唔……”白宛和指着自己的嘴巴,不能说话很憋屈的。

紫缘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一样,一招手,白宛和怀里的朱果飞进紫缘的手中,微微动用仙气,朱果的果汁便被提炼出来,鲜红似血,拿玉瓶接了,“这便是朱果,筑基丹的一味主要药材,也可炼制幻化丹。”

紫缘一边讲着朱果的药性,一边以仙气凝水,将炉子洗净,左手开始布药,右手食指一动,指尖燃起一簇真火烧着药炉,“朱果、楮实子、杜仲、黄芪磨粉,以真火淬炼,化为药液后,输入真元使之凝结成丸,最后加甘露,增强药性。丹药的品质高低,与药材的珍贵与否无关,而在于对真元的控制,火候的控制,过程一丝不苟,要行云流水,不可断开,否则别说出丹了,失败都是常事。”

“嗯嗯。”白宛和点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,手里偶尔学着紫缘的动作,摆弄着药炉。紫缘很是欣慰,却也只能说,白宛和认真的模样假装的挺成功。

等待筑基丹成丹中,紫缘又介绍了几种丹药,及其炼制方法,用白宛和的话说,就是大同小异,换汤不换药。

稀里糊涂修了个仙

稀里糊涂修了个仙

作者:彼交匪敖 类型:仙侠 状态:连载中

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,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,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。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,了解多一些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