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【稀里糊涂修了个仙免费试读精彩试读】主角白宛白发

【稀里糊涂修了个仙免费试读精彩试读】主角白宛白发

时间:2020-03-26 17:10:54编辑:城市达人 作者:彼交匪敖 人气:

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是彼交匪敖写的一本仙侠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精彩章节节选: 紫缘也看出了白宛和的意思,为了长久之计,他少不得再啰嗦两句,又说道:“你终究还是凡胎,仙法何其玄妙霸道,你一介肉身,如何承载?若不

《稀里糊涂修了个仙》 第五章 腹地小院 免费试读

紫缘也看出了白宛和的意思,为了长久之计,他少不得再啰嗦两句,又说道:“你终究还是凡胎,仙法何其玄妙霸道,你一介肉身,如何承载?若不淬炼身体,让之坚韧无比,随着修为的增长,肉身承受不住,恐怕要爆体而亡,又何论以后的飞升天劫?而那千丈山,正是个练体的好地方,你去山脚下练练,即有修为上的进益,又无性命之忧,岂不两全其美?”

“哈?”紫缘自认为安排完美,为了徒弟,也算是殚精竭虑了。然而,白宛和的重点根本不在这,“什么?爆体而亡?天劫?”当初拜师的时候,他怎么不说?早知道,她一定溜之大吉。

“只要你潜心修炼,又有我从旁指导,这些自然不成问题。”紫缘正极力地渲染着自己的通天本事,乍见白宛和脸色不妙,这才心知把话说的严重些,赶紧亡羊补牢,话头一转,又说:“你自然是个例外,有琼浆玉液护着你的筋骨血脉呢,你只需尽快将之吸收归为己用,便万事大吉了。”

“呼。”白宛和拍着心口,安抚着受惊的小心脏,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只是白宛和还不知,所谓的吸收仙酒,就是练体,紫缘不过怕吓着她,换了一种轻巧的说法而已。等待日后,白宛和通过他人得知,不将身体淬炼到刀枪不入的程度,完全承受不住琼浆玉液的仙力时,恨的她整日里大骂“老骗子”。而彼时,紫缘早不再洞府,她也已上贼船,多骂无益,还不如省些力气,留着练体呢。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这边,白宛和跟着紫缘一路走来,无论是远处连绵的山脉,还是近处的穿过树林的溪流,农田或是花圃、果园,洞府中应有尽有,除了没有人烟之外,俨然就是一个王国。白宛和跟着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,早已经由最初的瞠目结舌,变成了司空见惯,淡定自若了。

而那一边,紫缘始终坚守他导游的基本职责,一会指着一片地,介绍里面种的是灵谷,用以饲养灵兽。一会又指着一片林,说里面的树木算是万年以上,打造灵舟最佳选材。一会指向一片山,叮嘱山里有几个矿,专门出产各种晶石,又以火晶石最多,是炼器必不可少之物。

至于哪座山里还有什么厉害的泉啦,可以炼药啊等等,紫缘巴拉巴拉的,也不知道还说了多少,反正到了白宛和这个修真菜鸟的耳朵里,全都一样,沦为“嗡嗡”的苍蝇叫。白宛和左耳进右耳出,百无聊奈地望望天,又望望兴致高昂的紫缘,耷拉着脑袋,心想,师父住的还真是远啊。

走在前面的紫缘,尤是热情非常,他对天罚的恐惧,全部激发为对白宛和的期待。紫缘恐怕也是第一次体会到,所谓育人二字,又将育人解读成:若要成功,必要孜孜不倦。

照师父现今的这个势头来看,师父倒还是个好师父,只可惜徒弟不配合。紫缘叨吧叨的,白宛和已经忍无可忍,耳朵麻木,头脑发昏,赶紧找准时机打断,尽量放缓语气,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太像讨债的,问道:“师父要带弟子逛完这六万亩不成?”

“不是你说要走走看看?”

“弟子确有此意,然而,天不遂人愿。”白宛和用夸张的手法,演义着她对紫缘莫名而来的热血的招架不住,还有厌烦。白宛和揉着心口处,哎哟叫唤两声,顺势倒在地上,用哀怨的眼神看向紫缘,自导自演起来,“洞府内仙气过于充足,它们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疯狂的涌入我的四肢百骸,弟子肉体凡胎,已经吃受不住,师父再不带弟子回小院调息,只怕眼下就要爆体而亡了。”

说着白宛和还生生地挤出来两滴眼泪,随后躺倒在地,最后连她自己也感动了。这深情并茂的表演,仿佛世界欠了她一个奥斯卡。

“……”紫缘足足愣了一刻钟,才回过神来,“胡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白宛和赶紧应声哎哟着,这回,紫缘当真是见了鬼的表情,不对,地府的鬼也没她这般无奈磨人。紫缘愣是想了许久,才呛道:“我的小院就不在洞府内了?我的院子处在洞府的腹地,最是仙气盘桓之处,照你这说法,去了岂不是找死?”

“额……”尴尬了,所谓看破不戳破,观众就该有观众的样子,这么大赤赤地说出来,就不怕惹了众怒?难怪师父流连凡间,肯定在天上犯了众怒,混不下去了呗,白宛和如是腹诽着,只能讪讪地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本就一身污血的衣服,立马换了一脸的狗腿相,“师父言重了,弟子这不是急于回院子修炼吗?”

“嗯,你能有如此觉悟,倒也不负我一番心思了。”紫缘对白宛和招招手,领着她又走了几步,正好走出了林子,树林的那一边,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了。“我说的小院,可不就在那吗。”

眼前之景,与才入洞府时的纯自然不同,带着些看破尘世的烟火气。它就仿佛打开了白宛和的又一道门,开启了一个新世界一般。用白宛和的话说,就是绝对的绝妙之地。

放眼望去,是一片长满竹林的半岛,三面环水,一面环山。水中有斗大的荷叶,便是直通小岛的路径无疑了。岛上竹林中,有一竹屋,不是太大,却竹香芬芳,花鸟虫鱼,无一不全。环山的一面,在竹屋的背后,有瀑布从山上垂直而下,落入屋后的水涧,水雾升腾有半丈高,笼罩着看似简陋的竹屋,水滴落下,敲打竹屋,发出叮咚响声,到也别有意趣。

宛和学着紫缘,踩着荷叶进岛。推开院门,一目了然。院中一棵千年或者万年的大榕树,树下一张石桌,几个石凳,旁边一个小药园子。白宛和大致瞧了一下,有人参、灵芝、黄芪、茯苓、何首乌,还有……还有的白宛和也不认识,反正能种在这里,显然都不是凡间的普通补品,大约不是仙物就是仙物的后代呗。

紫缘见白宛和对园子感兴趣,便说道:“我闲来无事,种着玩的,也没什么珍贵的药材,平日里都是方阔照看的。哦,你还不认识方阔吧,我的坐骑,现去东海送信还未回。我看你以前也算个半吊子郎中……你瞪什么,事实不容置喙。”一语未了,白宛和瞪的更厉害了。

“这年头,果然都不爱听实话。”紫缘适时打住“半吊子郎中”的话题,提议道:“这园子,方阔照看地很是不耐烦,日后便交由你看着吧。正好,以后你若炼药,也方便些,需要什么药草,不必告诉我了,自己尽管采便是。”

看多了修仙小说,白宛和深知药园子的重要性,在修真的世界中,“尽管采”几个字比现代“尽管买”还要诱人些。一听“大款”同意尽管采,白宛和瞬间抱了大腿,之前的不开心一笔勾销,搓着手,流着口水,不迭地作揖,“多谢师父打赏。”

紫缘一个踉跄,被雷的险些一头栽倒,为保心脏的正常运作,明智地选择直接忽视“打赏”二字,生硬地转开话题,说道:“这院子分为前院和后院两处,后院是居处,前院无非就是些炼丹房,炼器房。最左边的是杂物间,炼器炼符所需要的工具皆在里面,旁边的是书房,修炼中不懂的,或是遇到瓶颈,或是有关这洞府的,天下人物风情的,你去找寻吧。”

这意思,听来怎么像是要她自学呢?那还拜师干嘛?白宛和心里这么想着,嘴上却一迭声地应和着,毕竟,她要有弱者的自觉,不能手动加速师父让她自学的念头不是。

紫缘一一交代完毕,只觉累的够呛,再也没有多余的精神应对白宛和了,手一翻,便多出几本修真的入门书籍来,随手丢给白宛和,“这些书于你入门有些帮助,你先看着。今日你也该累了,自去后院歇息吧,明日卯时起,正式开始修炼。”

“卯时?”白宛和抱着几本书厚重无比的书,吃力将自己的脸露出来,“是不是太早了些?”

“……”紫缘摸着酒葫芦的手一顿,还未修炼,这就已经打退堂鼓了?

紫缘脸色不妙,在他发作之前,白宛和抱着书,赶紧溜之大吉,都不带喘气地一溜烟跑到了后院。逃离紫缘的视线,白宛和这才打量起这院子来,而后又将目光落在竹屋上,心里顿时打鼓,竹子而已,也不知坚不坚固,才想着,白宛和已经身体力行地验证了,用力地踹了两脚,分毫未动,于是点点头,“嗯,不错,可以住。”

白宛和脚踢竹屋发出的巨大声响,显然惊动了紫缘,大喊一声:“白宛和!”就不能安分一刻?这徒弟收的,怎么叫他无比后悔起来,紫缘按着眉心,真是头疼。

白宛和假作没听见,冲着前院做了个鬼脸,这才挨间挨间,慢条斯理地参观起房间来。白宛和一边走着,还一边称赞着:“不愧是仙人的洞府,比电视里的特效牛掰多了。”又想着,修仙都讲究些什么灵根时运的,她资质上佳,便算是具备了主管条件,再挑一间南北通透,仙气对流的房间,是不是也算对修仙有利,叫做具备了客观条件呢?

白宛和越想越觉有些道理,于是看的更加仔细些,虽然也没看出个什么道理。

“这洞府当真好啊,没点内涵,还能炼化出这等风景?可见师父也是个雅……人?”白宛和正推开一扇门,入眼的,是杂乱无章的书籍和各种用具,炼丹炉倒在地上,未成形的丹液撒了一地,也不知多久未打理过了,还散发出一股恶臭。此情此景,叫她的肯定句停顿之后,又生生地转为疑问句。抱歉,雅人这种话,请当她没说。

屋内臭味熏人,白宛和不敢再看,光速关了门,“噔噔”后退几步,然后逃离,几个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都不带犹疑的。只一眼,白宛和便也不挑什么南北通透了,直接抱着书,去了距离这间最远的屋子,直到关了门,白宛和才敢吸了一口气,劫后余生一般叹道:“便宜徒弟不好当啊!”

稀里糊涂修了个仙

稀里糊涂修了个仙

作者:彼交匪敖 类型:仙侠 状态:连载中

各位杀友,蜀得一龙,吴得一虎,魏得一狗,请问一狗指的是谁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