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【我的三国大改造全文试读精彩章节小说】主角王博苍天

【我的三国大改造全文试读精彩章节小说】主角王博苍天

时间:2021-10-13 16:16:51编辑:f君 作者:大季风 人气:

《我的三国大改造》由网络作家大季风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王博苍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精彩内容如下: 盾兵和枪兵在外围组成坚固的枪盾阵,刀兵、弓兵在内组成远程打击力,在胡骑冲击时,先用远程弓兵攒射,再是刀兵的投矛飞舞,最后以无数长

《我的三国大改造》 42.无知小儿 免费试读

盾兵和枪兵在外围组成坚固的枪盾阵,刀兵、弓兵在内组成远程打击力,在胡骑冲击时,先用远程弓兵攒射,再是刀兵的投矛飞舞,最后以无数长枪、重盾组成的防御墙阻挡。

胡骑经过这三四轮的减速、混乱,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冲击力了,如果不是兴汉军的马拉弩车不太灵活,怕是鲜卑骑都不敢往跟前凑!现在主要考虑的是:兴汉军步卒如何面对居高临下的敌人?王博不由得想起了唐朝的陌刀。

唐朝是历史上对战游牧民族胜绩最多的时代,所以用于对付骑兵的手段,也是历史上最丰富的时候,尤其以陌刀最为后世所推崇。王博结合前世经验,制作出了两种陌刀样式。

一种是步兵专用的,起名“步陌刀”,长七尺,重三十斤,由四尺长的双面刀刃,和硬木刀柄组成。

王博本来是想仿造现在的马刀,把刀刃前端制成尖刃型的,可是一试之下,发现这个设计并不划算,刀尖刺入马体后,拔出来太费力,有时候还被前行的马匹带倒,所以就做成了平顶型的。而在战斗中,只使用“斜斩”和“撩”这两个战术动作,这样既减少了体力的消耗,又提高了杀敌效率。

刀柄长三尺,与刀刃以销钉连接,挑选木质坚密的深山寒木制成,柄尾成环装,柄身缠绕麻绳以利抓握。

另一种是“骑陌刀”,骑兵专用。材质和步陌刀相同,形状有所差异,刀刃缩为三尺,前端做成尖刃,重量也减为十数斤。

所有陌刀全部用这一阶段费尽心机收罗来的精铁打造,王博又利用现有条件,结合前世一些土办法,给陌刀刃做了加碳钢化处理,试制几把出来后,刀刃寒光闪闪,挥舞起来呜呜作响,令人望而生畏。

陌刀制作成功以后,王博为兴汉步军又增加了,一个威力强大的兵种,取名“陌刀营”。挑选兴汉军中身体、力量最强大者充当。又为每名步陌刀手配备加厚精铁甲一副,在头颈、胸腹等关键部位,不惜反复锻打精炼,还加装了防箭面罩,几乎把个人全都包裹起来,只漏两只眼睛和手足,这才满意地拍拍手。

几种新式武器都做出来,王博召集来杨凤、陈融、廖化等人,进行实战演练,众将都对其效果非常满意,并没有提出更好的建议。于是下令战兵部立即选拔士兵演练,后勤部加紧时间制作,必须在两月内造足所需数量,用以及早训练成军,众人兴奋地领命下去。

数天后,满脸苦相的陈融找上门来告诉王博,后勤部的铁锭消耗太快,以现有的供应量,根本无法满足这么大规模的用铁,最多只能造出王博下达数量的三分之一。

王博听了后又开始头疼了:商队的潜力已经挖到了极致,自己的小铁矿产量又上不去,向丁原讨要吧?他自己整顿军备也不富裕,厚脸皮拿马换上点,也是杯水车薪,解决不了大问题啊!再说上次刚坑了人家,自己觉得都不好意思。

怎么办?王博思前想后,毫无头绪,最后还是以前在幽州待过的黄龙,给出了个主意:幽州的渔阳郡盛产铁矿,不过以前产出大部分铁具,都被当时的刺史刘虞半卖半送给了胡人,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?兴汉城可以派人试试,看能不能换得到。

嗯?王博一听就火啦!自己汉人都不够用,还卖给胡人?原来刘虞老儿的好名声,是这么得来的?典型的“宁送外人不予家奴”的汉奸做法。不行!爷不同意,这渔阳的铁爷要定了!

微风细雨,吸一口满含清香春潮的空气,令多少人心旷神怡。稍密的阴云依然挡不住背后明亮的天空,只能在上面遮一层,不知何时就会被驱散的阴影,路旁树木翠绿的嫩芽,在连绵细雨的滋润下,愈发显得精神气十足。

“哒哒哒”,前往真定县泥泞的官道上,跑来数十匹脚步轻快的骏马,在马背上谈笑风生的那群人,正是从渔阳郡以酒易铁谈判成功后南下的王博一行。

因打造强军缺铁的王博,不顾杨凤等人的苦苦劝阻,执意前往渔阳拜见郡守,以彻底解决兴汉军后顾之忧。所以在军中诸事安排妥当之后,立刻率狼枭卫携带大量兴汉酒向东而来。

本以为此次渔阳之行要大费周折,一开始年老的渔阳太守,也确实对王博这个小小的县令置之不理,甚至连门都进不去。直到王博递上并州王氏商队的推荐信,尝了兴汉的美酒,尤其是看了公孙瓒的书信后,才热情接待。

在王博奉送不少好处之下,欣然同意王博以酒换铁的请求,而王博对其以胡族易盐名义进行的要求,虽然心里嗤之以鼻,但为了安全起见,也高兴地和其达成了交换协议。在大大恭维了渔阳太守一番后,留下后勤人员进行交涉,告辞出来。

本来想顺道去拜访感谢一下多次相助的公孙瓒,结果了解到公孙瓒刚刚从辽东整军,追赶犯边的乌桓人去了,王博只好作罢。转念想起田丰、赵云,就一路向北而来,凭着斩胡的偌大功绩和兴汉县令的名头,一路上倒也无人觊觎。

数天后,享受了好几天蒙蒙细雨的王博他们,来到赵云的家乡——真定赵家庄。

临近依山傍水的赵家庄,三丈多高的庄墙上,出现不少身影,庄门倒是没关,但门口十数个手持各种武器的大汉,全都一脸戒备地看着王博等人骑马靠近。

“来人止步!报上名来,意欲何为?”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庄墙上响起。

许褚看了一下王博,上前几步大声道:“吾等自兴汉城而来,吾家主公兴汉县令,今欲拜访赵家庄俊才赵云赵子龙!还望诸位行个方便!”

“哦?原是威名远播的王将军?失敬失敬!……吾家贤弟已赴辽东,至公孙中郎将麾下效力,好教王将军空行此一遭!……王将军若无其它要务,某便不留将军矣!”

听着墙上的人断断续续地说完,王博不由得紧缩眉头忖道:不对呀!按时间此时的赵云应该还没有从军呐?难道是因为我来到这个世界,赵云提前去公孙瓒那里啦?又一想:不对!这说话之人吞吞吐吐,一开始恭敬有加,后面话语却如此生硬?难道……。

想到这里,王博走上前哈哈一笑,冲庄墙大声叫道:“墙上之人可是子龙贤弟?此为岂非赵家待客之道?子龙不予现身相见,难不成惧吾等来者不善乎?”

“哼!见又何妨?”说话间,一个眉清目秀、身形修长的白衣青年,伴随着一阵马蹄轻响声,分开门前庄丁,来到王博众人数十步前停下,正是在井陉关下与王博有一面之缘的赵云。

赵云面无表情地和王博对视一阵儿后,见王博只是呵呵笑着,没有开口的意思,就淡淡地问道:“王将军大战胡虏声威赫赫,不予善无城收抚流民,至吾赵家庄所为何事?”

“哦…?呵呵…子龙贤弟呀!…吾特来此拜访子龙!难不成子龙心有不喜?”王博稍显尴尬地说。

“呵呵呵…王将军如此倒叫云无地自容矣!云学艺不精,敢劳将军大驾?难不成至吾赵家庄再赐教一番?”

“嗯…子龙此话何意?汝为何于吾偏见如此之深?吾自认并无开罪子龙之处,为……?”

“哈哈哈…”一阵夹杂着丝丝愤懑的大笑后,赵云正色道:“将军说笑矣!子龙蒙将军前次高抬贵手,心中亦感激不尽,然道不同不相为谋!将军来意云已了然于胸,只可惜云无意赴善无城,请将军勿强人所难!”

“此…子龙难不成愿永困此地,而不欲效吾大汉之冠军侯跃马持枪、驰骋塞外乎?”王博有点急促地说道。

赵云听了一阵失神,然后不紧不慢地回道:“抗击胡虏乃吾大汉朝堂之大事,亦为幽、并二州之要务,沿胡地大汉郡县能人辈出、勇将甚多,云若具抗胡之心,何处不可效命?且王将军麾下高手如云,添吾一人不多,弃吾一人不少!将军心意云已领,多谢抬爱!”说完就要转身离开。

“无知小儿!汝家许二爷教尔如何做人!”旁边早已心有不忿的许褚马上破口大骂,却被脸沉似水的王博摇摇头拦下。

谁知许褚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,赵云的脸色瞬间羞愤微红,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看许褚身下的神骏坐骑,冷笑着对王博说:“不知王县令此来可有大汉天子敕书?”

王博疑惑地摇摇头。

“王县令可有并州刺史或真定郡守之募令?”

王博一愣,又摇摇头。

“哈哈哈!”数声冷笑后,赵云语含讥讽地说道:“既无吾大汉官方凭据,如何使云前往?吾若从军,为何不投效辽西公孙中郎将,何必舍近求远?汝等不过为区区亡命蛾贼,并无大汉命令敕封……”。

“住口!”不看身后响起的一阵兵器抽动声,已然恼怒的王博双手有力向后一挥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既如此!王某唐突矣!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吾与汝再会之日,望并非战阵之上!告辞!”王博略一抱拳,拉着双目赤红的众人,转身而去。

脸露悔意的赵云,看着含愤离去的王博众人,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,随即又想起许褚夺自己枪,牵自己马的情景:那可是授业恩师留给自己的!随即一甩头,拨马返回赵家庄。

心情郁闷的王博,离开赵家庄后,驻足在偶尔经过行人的官道旁,定定地看着渐渐变亮的天空出神,身后许褚和狼枭卫众人,也不敢上前打扰,只是面面相觑地看来看去。

一会儿杜远忍不住走到身前,轻声问道:“主公!吾等前往任县否?”

王博深吸一口气,坚定地说:“去!为何不往?”说完拨马继续向北行去,边走边大喊道:“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!我就不相信,没有那张屠户,爷还吃不上这带毛的猪?”这混不吝的大白话,听得众人一阵儿皱眉苦笑,沉闷的气氛也又慢慢回到欢快当中。

等到了任县才知道,田丰还没有从沮授哪里归来。王博对郁闷的大家自嘲道:好事多磨嘛!继续!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开往沮授所在的邺城。

一路上虽然也遇到不少手执兵刃的山匪蟊贼,但当看到王博等数十人,各个凶神恶煞,兵甲齐备,就没敢往前凑,最多远远的看一会儿。王博也对身旁有这么多猛人保护着,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,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往邺城赶去。

谁知临近邺城,到了武安县时,还真就碰上个不开眼的。

王博等人正在官道旁的树林边休息,一边感慨着路遇百姓脸上的茫然神色,一边用着干粮。铛啷啷一阵破锣声响起,待王博等人快速上马后,只见从两侧树林里窜出,几百号手持刀枪剑戟的大汉,为首一人双手叉腰仰天大叫:“此山是吾开,此树是吾载!若欲过此路?留下买路财!哇哈哈……!”一阵大笑响起。

王博等人都“噗嗤”一声没忍住笑出声,看着一脸含羞傻笑的黄龙,不禁产生疑惑:这二货咋跟黄龙出场时一个德性呢?也不挑个人,逮住就上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不好意思的黄龙,沉着脸上前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兀那泼贼汉!吾等乃兴汉军到此,尔等速速离去,否则某手中刀能斩胡狗头颅,亦可斩尔首级!”

大汉一听,惊喜道:“兴汉军?原是兴汉军弟兄?…”刚要往回跑,被旁边白须大汉拦住。白须大汉一脸疑惑地问道:“汝言己为兴汉军,可有凭证?若哄骗吾等,某白绕定不留情!”

王博一听:这是个嘛意思?拦住众人,掏出怀里的县令印信,交给黄龙,黄龙转身呜地一声,将印信甩向白须大汉,口中喊道:“尔自观之!”

那白须大汉也不含糊,伸手毫不拖泥带水地接住,仔细观瞧片刻后说道:“吾等未曾见识官印,汝等可有旁证?”

不等黄龙搭话,王博身后的许褚一抖马缰,狞声怪叫:“某手中大刀即为凭证!”说完拍马就要冲向众山贼,身后周仓等人也纷纷亮出兵刃,准备厮杀。

白须大汉急忙喊道:“众兄弟且慢动手!吾尝闻兴汉王将军身侧,常伴虎将许仲康,不知……?”

“尔面前即为乃翁许褚许仲康!某手中刀告知于尔!”

“哦?……”,白绕仔细打量着许褚,见他又要发作,赶紧陪笑着说:“得罪得罪,大水冲庙,自家兄弟!自家兄弟!切勿动手!”回身拦住其他人又道:“吾等早欲投兴汉军,不曾想在此巧遇许将军?失礼之处,还请勿怪!”又不放心地朝王博问道:“莫非将军便是……?”

“然!吾便是王博!”王博微微一笑接口道。

相互认识了之后,白绕和刚才为首之人双双拜见王博,口称主公。一脸蒙圈的许褚皱眉问道:“汝等此为……?”

我的三国大改造

我的三国大改造

作者:大季风 类型:历史 状态:连载中

我非常喜欢《我的三国大改造》这本书,人物个性鲜明,故事情节曲折感人,很有逻辑性。既好看又励志

小说详情